上海魔导 6-10

6

但林彩因为艾尔莎的降临而兴奋的心情却随着一步一步渐渐的向着学校的接近,而飞快的冷却了下来。

她不能像自己的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感觉这个世界上除了明天要交的作业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林彩知道,一点生活上的变故对于自己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

小说没人看,那就要节衣缩食。

外面的兼职一旦丢了,又不能在一定时间限制内找到工作,那就交不起下个月的房租。

天塌下来没有亲人顶着,林彩只能自己承受。

现在……自己的家里却来了一个自称是魔法师的家伙。虽然她很漂亮,手心里能冒出火焰和冰霜,还能飞……可林彩清楚自己肯定养不起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钱是个问题。棕发少女也想象不到,艾尔莎所拥有的那些超乎寻常的能力到底怎么才能变成钱……站在街上摆个小盆子当表演街头魔术一样吗?

自嘲式的晃了晃脑袋,林彩发现在别人可能只会满脑子都是“好厉害”“好神奇”“能让我学学吗?”的心情中,自己已经开始担心柴米油盐了。

现实真是让人讨厌。

这样想着,棕发少女踏进了学校的大门。

历史,化学,英语,地理。

食堂,发呆,政治,语文,数学。

因为艾尔莎的到来,林彩去食堂的时候盯着自己的盘子发呆的更久了。除了这一点微小的不同之外,她的一天,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第七节课的下课铃响,数学老师一扔粉笔走出教室,不参加晚自习的林彩赶紧一股脑的把桌上的书本塞进包里,将变得沉重的东西背上,准备离开。

艾尔莎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通过网络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信息吧……林彩想着。

要赶紧过去打工,可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了。

但少女还没走出教室,就已经被几个人拉住了。

林彩认得那三个拽住自己的女同学。

这三个人是全班乃至整个学校里面的异类。基本上从来不穿校服,经常逃课很久偶尔才来一次学校还在走廊里抽烟,成绩常年属于倒数,头发染成了红绿蓝连起来跟彩虹杀马特一样的颜色,就这居然还没被学校开除……据说是因为她们的家长还算有点小钱,和校方买通了关系。

“……干什么?”

林彩抖了抖书包,没挣脱开,眯起眼睛问着。

三个小太妹中领头的一人笑了,笑的花枝招展,然而林彩从其中却只能看到不怀好意。

“哎呀,林同学,这么早就走么?”

“我还要去打工。”

这些人身上的烟酒味道让林彩本能的感到厌恶,但她力气小,挣脱不开,这三个人的手就像钳子一样用力捏着她的胳膊。

“还要去打工?林同学真的很刻苦呢。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下,一种每天不需要多长时间,也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躺着,就能赚钱的工作怎么样?”

……

……

在林彩被那几个小太妹捂着嘴往仓库里拖过去的时候,艾尔莎·玻尔正坐在前者的屋子里,面对那台电脑,用那个叫“百度”的东西查询一些她想要弄明白的问题。

 

现在艾尔莎已经了解到自己面前的这台机械是一种在这个世界相当普及的机械装置,名叫“电脑”。整台电脑的核心,就是由那个让艾尔莎赞不绝口的名叫“Intel”的工匠打造的小银片。

她现在越来越想见一见那个名叫Intel的工匠了。

那个小银片就像宗师级甚至巨匠级的魔法阵一样,为这种机械提供了庞大的计算能力。

许多类似的装置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

可以访问网络的,除了这种电脑之外,还有她昨天在那座巨大空旷的建筑里看见的,那些无所事事的男性游荡者手中拿着的小小的金属长方体。艾尔莎现在已经知道,那种东西名为“手机”。

虽然这个装置拥有非常多有用的功能, 但艾尔莎发现这绝大多数的使用者并不会正确的利用那些功能。

绝大多数人似乎喜欢使用电脑运行几种名字不同的战斗模拟软件,艾尔莎了解到最受欢迎的几个名字分别是“撸啊撸”“吃鸡”和“DOTA”,这些名字让她感到非常诧异,因为它们的名字听上去与战斗模拟软件的本职毫不相关。

一个似乎代表着男性用手摩擦他们的生殖系统主体的自我愉悦活动,一个似乎代表着食用一种看上去有点像她原本世界的加迪斯灯鸟的家禽,一个艾尔莎十分确定只是四个随机的字母组合。

艾尔莎想在这台电脑上安装那个名叫“吃鸡”的战斗模拟软件,因为那看上去很有意思。

但林彩所拥有的这台老旧的小霸王似乎并没有运行这个游戏的能力,而且缓慢的网络速度也让下载过程变得极其漫长,艾尔莎于是只好作罢。

不过,她已经把这件事记在了自己心里,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购置一台可以运行“吃鸡”等战斗模拟软件的高级电脑。

除了战斗模拟软件之外,这里的人似乎也喜欢使用网络来下载和观看一些人类相互进行交配活动的视频,这倒是让艾尔莎感觉并不意外,艾尔德兰也不是没有小黄书。

她甚至还见过有个法师在自己法师塔的图书馆里面特意开了一个密室,里面整整一排书架都是此类……看着让人脸红的特殊文学。

只不过,艾尔莎实在是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愿意在自己与配偶交配的时候让别人在一旁看着,并且将这些东西以影像的形式记录下来。

不会感觉奇怪么?

至于林彩的那种名叫“网络写手”的职业,艾尔莎也差不多搞明白了,大概相当于酒馆里的吟游诗人,只不过是网络版的:编个故事,说出来,然后从酒馆里听故事的人手里得到一点报酬。

不过,现在并不是探讨网络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

因为艾尔莎·玻尔能感觉到,自己钦定的那位将会在未来协助自己,在这个世界取得能够建造法师塔的财富和力量的引导者,正陷入了难以脱身的危险中。

 

7

金发少女对林彩这样的普通人日常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到很好奇,于是在后者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在林彩头上放了一个看不见的巫师之眼,并且命令其一直跟在林彩身边。

最后观测的结果让艾尔莎感到很有趣。

林彩所前往的地方是学校,与她在故乡世界上过的魔法学院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这里并不教你如何使用火球,但学生们在这里一样也会学习世界运转的法则——而且,和每年学费数百到上千个艾尔德兰金盾的魔法学院不同,这里教育的费用便宜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艾尔莎因此而感觉这里的人们一定很幸福。教育机构会以极便宜的价格向你传授真理,家里有娱乐用的机械,吃喝不愁,不会因为寒冷的冬天或者粮食歉收的年份而饿死冻死……不过,少女的观念在她看见那几个小太妹正在把林彩往放置器材的学校仓库拖过去的时候,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依靠魔法的力量,艾尔莎能看见在那个仓库里等待着三个太妹的人——一个双手抱胸,靠在门后冷笑着的男性纹身小混混,嘴里还叼着一根烟,让这间人迹罕至的仓库里弥漫起了如同仙境一般的云雾。

她看着小混混脸上的表情,听见他嘴里喃喃念叨着的话,大概明白了如果自己不出现的话,等待着林彩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看来生活在这个世界并不如自己想象的一样安全和幸福……

艾尔莎叹了口气,飞身从窗户里闪出,身影在瞬息间飞跃街道,目标是数百米外的校园。

……

……

在同一时刻,林彩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直到再也站不住了。她几乎是呆滞的被那几个小太妹架着穿过校园的。

“你不会走路吗?”

于是就被杀马特彩虹三人组其中之一踹了一脚。

最后棕发少女终于被那三个小太妹架着,来到了学校的仓库里面,被像扔货物一样的甩到墙角。

林彩也是在这个时候看见那个染着一头黄毛的咧着嘴的小混混的。

人类在数十万年间进化出的危险直觉让她立刻下意识的就想跑开,可身体却因为过度恐惧而使不上什么力气。

她听见杀马特彩虹三人组其中之一恭敬的对那个混混打招呼,“田哥,我们把那个小姑娘带来了,她没有父母亲人,在学校里也没人认识,就是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被称作田哥的男子慢慢的吐了一口烟气,缓缓的凑到林彩面前瞅了瞅。

后者条件反射般的向后缩了缩身子,“别、别过来!”她感觉到让人窒息的尼古丁扫过了自己的脸颊。

田哥重新挺直身子,满意的笑了。

“得,小脸挺清秀的嘛。就是这校服太丑,要隔得远还真看不出来。而且看这神态,怕不是还是个雏儿……嘿嘿嘿,挺不错的嘛。出去卖一定很受欢迎……”

他手向那个染着一头红毛的太妹身上游去,后者居然没有任何动作。

“田哥满意就好。”

“不错,回去不会亏待你们的。要不是你们一直给我带来这些小姑娘,我的生意可能发展的还真的没这么快呢。不过,在那之前先让老子爽爽……”

田哥的目光又转向了被丢在墙角的林彩,带着那种让她极端不适的恶心表情凑了过来。

“至于你,最好他妈乖乖的听我话,不然没人能保证在你身上会发生什么,明白吗?”

在这种境地下, 林彩感觉到的居然不是绝望或者恐惧,而是一种茫然。

她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变成了被无数bug拖累而缓慢运转的程序,就算是无比简单的问题,都要花上好久才能处理出来。

——他说,出去卖,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

那……

现在已经是2017年了,在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最大和最先进的城市的核心城区里,居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现实的荒诞让她茫然而空洞的睁着眼睛不知所措。

“好的,田哥,那我们就不打扰你的兴致了,一会再见啦。”

三个女学生调笑着知趣的转过身子,打算先去外面里回避一下,走之前居然还没忘记对林彩丢下几句话。

“林同学,我记得你应该很缺钱吧,别担心,只要跟着田哥混,干一次能赚一百多呢,是不是比你一天打工的钱还多呀?很简单,只要躺在那什么都不用做就好了,田哥看上去凶,但他是个很好的人呢……”

林彩清楚这绝对不像是这三个太妹说的一样是那么回事。

她不是不上网不看新闻对真实的世界一无所知的那种人,林彩还能回忆起许多自己看过的这方面的新闻标题和内容……

“警方捣毁特大卖淫窝点,受害少女血泪控诉地下妓院”什么的。

林彩感到恐怖逐渐的将自己淹没下去。

没办法逃跑了……

因为缺少锻炼,自己奔跑时的速度和耐力都不怎么样,恐怕刚刚动身就会被抓住。

一旦被抓到……就是那三个太妹她都挣脱不开,更不要说还有个五大三粗的成年汉子田哥。

怎么办……她咬着嘴唇,眼前泛着雾气,身躯贴在冰凉的仓库地板和墙壁上。

艾尔莎……

她说她是魔法师,还是很强大的那种,能放出火球来……

要是那些都是真实的话……要是她现在就在这里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林彩的思绪却飘向了那位自己刚刚相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有着长长的耀眼金发的少女。

太妹们却丝毫不关心林彩此时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她们有说有笑的打闹着,打开了仓库的门。

太妹们没有看见本应出现在眼前的空荡荡的校园运动场和青翠的人造草坪,因为,在此时此刻仓库的门外,一个人正站在那里。

“对不起。”

正如林彩所期待的那样,艾尔莎·玻尔身着黑色的法师长袍,面带微笑的站在门口,堵住了她们的路。

“我觉得你们今天,最好还是谁也不要走了。”

 

8

那个染着一头红毛的少女以为来者只是学校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见义勇为的普通学生,嗤笑着,毫不在意的双手往艾尔莎的肩膀上一推。

“你他妈又算哪根葱?别打扰田哥!赶紧走!”

她这一推用的力道不小,按理说平常的女学生,毫无防备的被这么推一下就算没直接摔到地上也要后退几步。打架的时候这样,气势上就落了下风。

但是……

推不动?

再试试?

还是推不动……

红毛太妹察觉到不对劲了,她一转脑袋看向手刚放在皮带上还没来得及解的田哥,开口求助。

“田哥,这有个人挡着不让我们出去,力气还蛮大的。”

……艾尔莎当然不是力气大,只是她为了防备暗杀,习惯不管什么时候都在身上张开一层魔法护盾,之前那个红毛太妹推她的时候根本就没碰到少女的本体,力气全用在护盾上了。

那可是封号魔导士的魔导护盾,就是封号剑圣能斩开一道峡谷的剑气都未必能破开的超级防御……

要是推两下就不行了,那要魔法何用?

田哥也听见了这边闹出来的动静,他转过脑袋,瞟了一眼挡在门口的那个金发少女。

艾尔莎仍旧微笑着站在那里,但不知道为什么,田哥看着少女仍透着稚嫩的脸颊上面露出的笑容,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像是在面对着什么远远强过自己的生物的时候,灵魂因为本能的畏惧而战栗着。

这种感觉,在田哥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

所以他不信邪。

田哥随手从自己的身边抓起一根拇指粗细的钢筋,一边举着钢筋朝着艾尔莎走过去作势要动手,一边大声的警告。

“你他妈是谁?穿身cos服就想瞎几把管事?还别走了,我看你今天他妈的别走了!”

田哥的话说的这么大声,一方面是希望借着气势把艾尔莎吓跑,一方面是……给自己壮胆。

但显然艾尔莎·玻尔并没有被吓跑。

她站在原地,像是毫无畏惧的一样连动都没有动。

于是,田哥开始犹豫这一钢筋到底要不要砸下去……

虽然他气势做的很足,虽然他开地下妓院还拐卖幼女强迫她们卖淫,虽然他敢于在上海这座全国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中公然践踏法律……但考虑到,面前少女的身材确实太有迷惑性,让人根本联想不到,那是一个举手投足间能让一座城市陷入火海的一百八十多岁的老BBA。

田哥觉得自己一棍子下去对方可能真的就要完蛋。他也不愿意杀人,或者说,出了命案之后警方铺天盖地的搜索和调查是他不想面对的。但他一咬牙,还是决定动手。

——草,我田哥怕过谁?警察?一群废物!

不就是死个人吗,回头把尸体一埋,鬼知道谁干的!真当老子没干过?

他抡起沉重的钢筋。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挥到。

那在巨大的力道之下,能够一击破碎人类骨骼的沉重的武器,却仅仅只是划过了空气,而从来也没有得到真正击中目标的机会。

什么情况?

这第一个不对劲的想法刚刚冒出来没多久,田哥就察觉到了更多的不对劲——他发现自己在飞速后退。然后在下一个瞬间,他感觉就像是从高楼上跳下来一样,伴随着撞到什么东西的巨响,背后一阵剧痛传来。

十几米外的仓库门口,艾尔莎·玻尔站在原地,朝着前方的空气伸出了一只手。

一个三阶魔法空气推进,对于高达九阶的艾尔莎来说,属于那种连手势都不用做,一个念头就能使用出来的极其简单的瞬发法术。

之所以伸出手来,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帅一点……

艾尔莎·玻尔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步一步的向着田哥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脸上的微笑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严肃的情绪——

如果用语言来描述的话,那是几乎让空气凝固的,上位者的威严。

在艾尔莎·玻尔的故乡世界,曾经有位高傲的封号魔导士那么说过——

“封号之下,皆为蝼蚁。”

金发少女自然没有那么极端,她也不是没有在封号魔导士境界之下的朋友……

但,有朋友是一回事。

面前这个家伙该死,是另外一回事。

哦,不,不仅仅是该死……艾尔莎在对他用了一个简单的记忆读取之后,只觉得这人仅仅是存在于此就让她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恶心。

她走向一半因为过度恐惧一半因为骨折而动弹不得,躺在地上的田哥,缓缓的开口了。

“听说,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我现在告诉你。”

“我的名字是艾尔莎·玻尔,八级封号魔导士,封号“真理魔女”——即使是在故乡世界,我也是世界上最强的人之一。”

“七级封号魔导士‘散射掌控’欧内斯特·卢瑟福阁下是我的老师,八级封号魔导士‘不准道人’维尔娜·海森伯格阁下是我的同僚,世界第一法师‘寻星者’莉可·海瑟加瓦阁下是我的挚友……”

“我即是魔法,我即是真理,我即是力量,我即是正确。”

金发少女凑到田哥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字一顿的说。

她双瞳里流露出的,仿佛沾满鲜血的锋刃一样冰冷的煞气,让田哥的灵魂因为恐惧而战栗着。

甚至,也让一旁的林彩和三个小太妹感到浑身发凉。

“而你,妄图侮辱我在这个世界选定的先导,妄图践踏一位封号魔导士的威严,所以——”

一发冰锥穿透了田哥的胸膛。

“我祝愿你的灵魂在地狱里被焚烧,再见。”

 

9

十几分钟后,那支洞穿田哥心脏的冰锥已经开始融化,但他胸前那可怕的大洞却仍在那里。融化的水化成一条小溪,顺着田哥已经凉透的身躯流下。

三个小太妹趴在地上昏迷着不省人事,艾尔莎倒是没有杀掉她们,只是用三记简单的精神冲击将这些人思考的能力彻底损坏了:她们的身体仍然可以遵从着本能呼吸和吞咽,但已经是三个彻彻底底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傻子和白痴了。

艾尔莎把林彩从地上拉了起来,她感觉到了恐惧仍在从未经历过这些的棕发少女的意识中徘徊着。

“他……他死了?”

林彩用无法抑制的颤抖声音轻轻的问。

“没错。”艾尔莎平静的回答,“他得罪了一位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他需要付出代价。”

“可这是故意杀人罪啊……会有人把你抓进监狱里面的……”

“故意杀人?”艾尔莎微微笑了笑,“很有趣,在我的故乡可没有人敢这么制裁我。不过,我出手只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只要你不说,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只要尸体留在这里总会被人发现啊……”

林彩想起了自己在孤儿院里面的时光。

有一个老师最喜欢的节目是《今日说法》,这个节目在中午播,于是连带着林彩和其他的孤儿院孩子,在每天吃完午饭之后都得以围坐在小板凳上看撒贝宁在上面跟讲故事一样的讲各种奇怪的凶杀案的破案过程。

看到那一宗宗离奇到让她无法想象是怎么回事的案件被共和国警察们巧妙的破解,幼小的林彩心中,成功的建立起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印象。

“而且,外面到处都有监控,你肯定会被拍下来的。”林彩接着又想起了在今日说法里面被警方用的最多的利器——摄像头。

十年前,摄像头的数量就足以给警方提供大量的线索和证据,现在又过了这么久,监控探头早就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里面构成了几无死角的天网。

但艾尔莎·玻尔却显得很平静。

“监控?你是说在街道和楼房旁边的那些黑乎乎的玩意吗?我可是封号魔导士,怎么可能察觉不到有人在监视我?放心好了,在我出门之前,周围几个街区所有的摄像头已经被我用法术瘫痪了。它们比起巫师之眼还要脆弱,巫师之眼怎么说也要用个风刃才能扎破,这种玩意内部精密的电子元件只要有一点被破坏,那就整个一团废铁……”

她甚至还有心情帮林彩把弄乱的头发和书包整理了一下。

“至于他……嗯,那就这样——”

艾尔莎啪的打了个响指,然后在田哥的尸体背靠着的墙壁上,就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林彩无法判断那那个洞到底通向哪里,但是她仍旧产生了本能的危险和恐惧的感觉,因此而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进去!”

艾尔莎把田哥的尸体用力一踹,后者打着滚,消失在了无穷的黑暗之中,不见了。

那道让林彩感觉不适的门也相应的闭合,仓库冰冷的水泥墙壁一切如常……只是,没有了田哥的影子。

他消失了。

“那是什么?”林彩问。

“虚空之门。我将他丢进了无尽的虚空之中,现在他的尸体已经被乱流彻底撕碎,再也没有人能找到了。”艾尔莎轻描淡写的说。

林彩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来,这个表情被金发少女看见了,于是她对前者笑了笑。

“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不过如果你像我一样读取了这个家伙的思想,那你就不会再产生任何负罪感了。因为这个人罪该万死。”

“他做了什么?”

“这人是个开地下妓院的。他通过绑架小女孩然后强迫她们卖淫来抽取高额利润,而他所下手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那种‘就算消失了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的孩子——就像你这样,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不引人注目……简直是个完美的目标。”

艾尔莎微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林彩的反应。

棕发少女已经如她想象的那样,低下脑袋咬着嘴唇陷入了沉思中。

于是艾尔莎·玻尔得以继续。

“你各方面都懂得不少,我想你也知道如果我没有来,你之后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吧。而且同样,如果我宽恕他,一是我的存在将会向外人暴露,二是他将来还能够祸害更多的人。所以,他必须死。”

林彩彻底陷入了沉默,艾尔莎已经重新打开了仓库的门,牵着少女的手一起走了出来,重新站在阳光之下。

“放心——你不需要承担责任,因为我会为我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你不需要多么强大,因为我会给你力量。你不需要为未来担忧,因为我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人。我需要的,只是你的忠诚,仅此而已。”

她将声音放的微微柔和。

“学校你以后可以不用来了,打工的地方也不需要去了,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帮我个小忙——”

“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10

“我……要怎么做?”

林彩坐在自己那个小小的家里那张小小的床上,坐立不安的面对着在自己电脑桌前椅子上的艾尔莎。她已经彻底被面前的少女所说服了,棕发少女隐隐的意识到,这也许是自己人生中所经历的第一个,能够彻底改变自己未来的机会。

后者揉了揉眼睛。

“我从昨天晚上到刚才一直在网上浏览一些这个世界的信息,已经知道了不少了,但还是有一些疑问需要你回答。同样的,我想你也有不少我没来得及解答的问题……对吧?”

林彩轻轻的点了点头。

艾尔莎满意的笑了,于是她继续说了下去。少女的精神看上去仍然很不错,完全看不出其实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

“那就这样吧,我们轮流问问题,一问一答,怎么样?你先来”

“嗯。”林彩答应了,她稍作思索。“你从哪里来。”

“一个叫艾尔德兰的国家,我查过了,虽然这个国名在你们的世界不存在,但我还是找到了我的王国所在的大概位置……按照这个世界的国家划分来看,我应该是荷兰人或者比利时人。”

艾尔莎这么回答道,“该我了。那么,我问你,你们这个世界有法师么?我指的是像我这样可以操控元素与魔力的法师,不是那种光头的和尚。”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我的回合,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在你们的世界降临并非出于我的本意,可能是某种未知的虚空波动导致了这一切。法师们对无尽虚空的研究还处于一种相当初始的阶段,很多地方我们都搞不明白。该我了,那你们的世界中,有没有什么能够掌控超自然力量的人类?”

“没有……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所有人,都是你口中动用不了力量的那种平民。你还能回去吗?”

“我可以回去,但现在不行。我需要建造一座大型的法师塔,然后用一系列特殊的方法来测定现在这个位面在无尽虚空中所处的位置,然后布置复杂的位面通道法阵。达到这个目标可能会花费一段时间,不过我等得起。据我所知,你们的世界已经能够进入天空,天空上有什么?我们的世界中唯一一个强大到足以飞上天空之外的人,寻星者海瑟加瓦阁下,归来之后却不愿意告诉我她看见了什么。就算我是她的朋友,她也不愿意说。”

“天空上……你是指太空么?那里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有。”

“什么意思?”

“太空上面绝大多数空间都是连空气都不存在的真空,但也有星星,无穷无尽的星星,可能比我们现在脚下的这颗还要大。我们已经登上了距离我们最近的星星——月亮,但其他的星星太远了,我们现在还去不了。我的问题,你说你是封号魔导士……封号魔导士,在法师里面大概算是什么水平呢?”

“封号魔导士位于法师实力金字塔的顶端,是最强大的一个大等阶。在我们之下从强到弱,还有大魔导士、魔导士、大法师、高级法师、中级法师、初级法师、见习法师和魔法学徒八个大等阶。但不同的封号魔导士实力也是不同的,一级封号魔导士和九级封号魔导士的力量天差地别,等级越高实力越强。我是八级,仅次于我们的世界中仅有的一位九级封号魔导士——就是我刚才向你提起过的,‘寻星者’莉可·海瑟加瓦阁下。也就是说,我已经非常强大了,几乎没有什么能威胁到我。”

艾尔莎·玻尔在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林彩都能感觉到从她的语气里面无意识透露出来的自豪感。

“我的问题,你们的世界中,破坏里最强大的武器是哪一种。”

“最强的武器……那就是原子弹吧。”

林彩想了想,走到电脑前随手百度了一张核弹爆炸时的图片。

“这种东西一发能炸掉一座城市,据说如果所有的核弹都被发射出去,就能把这个世界毁灭掉呢。”

虽然林彩描述的很恐怖,但艾尔莎在看到图的时候,还是放心的笑了笑。

“啊,是这东西啊,我见过。”

“诶?”

“还记得我向你提到的寻星者海瑟加瓦么?她开发出来了一个看上去与你口中的原子弹非常相似的魔法,叫‘毁灭之日’,确实有很强大的威能,咒语吟唱时间也特别长,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能够使用。不过,那个法术对我造不成太大的威胁,就算站在爆心,我能施展出的防护也足以保障我不受伤害。”

艾尔莎记得在自己的那个世界,曾经有唯一一个在接近爆心的位置正面挨了一发毁灭之日的倒霉蛋——那家伙是七级封号魔导士‘神光使徒’威廉·伦琴。就是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都没死,只是受了重伤,受伤后还能一路飞逃出十几公里去……

她已经是八级了,自问比那个只有七级的倒霉蛋还强一点。

“毁灭之日”的威力确实强大,但却不是一个有效的对法师魔法,因为它的强大主要在于杀伤范围。

如果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器不过如此,那应该也不足为虑。

话说,就算这样的武器的确存在,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们应该也会顾忌平民而不敢大规模使用吧。

不过,就算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事实,艾尔莎·玻尔仍然不打算依靠武力强行夺取这个世界的控制权,那不是她的行事风格,也不是法师应该做的事情。

艾尔莎的计划是,在尽量不暴露自己的魔法力量的情况下,依靠自己掌握的药剂学、法阵学和炼金学知识,在这个世界上掌控足以让自己建造一座法师塔的财富和声望。

不过,在那开始之间……

自己先需要一笔启动资金。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于是,金发少女看着站在身旁的林彩,露出了微笑。

“——这附近,哪里的钱比较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