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素少女绘卷 1-2

1

神说,元素是不变的,能量是守恒的。

神说,时空是绝对的,熵是可减的,灵魂是存在的。

神说,受平衡力作用的物体保持静止或匀速直线运动。

神说,物体运动加速度的大小同作用在该物体上的外力的大小成正比,加速度的方向和外力的方向相同。

神说,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同时出现同时消失,大小相等,方向相反,在同一条直线上。

神说,我要把普朗克常数和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关在笼子里,让一切都可以预见。

然后,神创造了天空,大地与海洋。神又在无边的海水中,创造了一个月牙一般的小岛。

神赋予了小岛名字,它被称作艾利门特(Element)。

神说,我留下九十二枚核心与四千两百七十八枚电子,让她们化作少女,在岛上诞生。

于是三个最初的元素诞生了。

神对那三人说,岛是你们的家。

神对那三人说,有巨人会想要将你们掠去,他们想一窥世界的真理,我叫他们化学家。

神对那三人说,化学家们很危险,有的比另外一些还要危险,记住他们的真名:拉瓦锡,提灯的戴维,道尔顿,门捷列夫和两个居里。不要让他们用烧杯将你扣住,逃跑。

神对那三人说,我赐予你们智慧,你们要学会保护你们自己,你们要建造,你们要生活,你们要战斗。

神对那三人说,你们会被夺走,你们会死去,你们会遗忘,然后你们会带着空白和茫然重生。

神对那三人说,我赐予你们历法,将时间赋予意义,让你们能记着失去的。

神对那三人说,你们好好好记着我的话,无论是液体、固体和气体,无论她们有没有用,所有元素一律平等。你们要互相成为朋友。

神对那三人说,我赐予你们九十二个名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余下的,你们要自己取,正如九十二之后的同伴,将从你们手中诞生一样。

神对那三人说,记住,原初的三元素是特别的。你们拥有重塑大地和天空的力量,发掘它。

神说,不要害怕,金(Gold)将领导你们,而西由尔(Silver)和凯尔布恩(Copper)将协助她。

神说,我永远与你们同在。

神在离开前,最后说,要有光。

于是有了光。

……

……

莉西尔(Lithium)从盛满了液体石蜡的浴缸中缓缓的站起身子来,石蜡油仿佛划过荷叶的露水一般从少女光滑的肌肤上掉落下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她站在那里吹着从西方吹来的清风,让原本银白的头发在空气中飞快发生反应,被涂上了如同碳一般的黑色。

她坐在浴室边的木制长凳上面,把柔软的连衣裙套在身体上,光着脚轻轻哼着小曲从浴室里走出去。

今天是宣布自己工作的大日子!

可要沐浴净身,然后打扮的可爱一点。

黑发少女面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脸,嘴唇拉出一丝笑容。

“——那么!”

“三号元素莉西尔!加油!”

她像一阵轻盈的风一样跑过走廊,脚尖点着光洁而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坐在扶手上滑下旋转楼梯,直降在元素城堡的中央大厅,也是每天早会举行的地点。

一大半成员已经到了。

双手叉腰,背着一把细长的金属剑的灰发小女孩是在战斗中的主力,艾萝(Iron)。

被安宫(Argon)小心护在怀里,不让与空气接触的是自己的姐姐,同属碱金属家族的西谢尔(Cesium)。

尼洛(Neon)与海伦(Xenon)抱着枕头站在一起,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大厅的中央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是不知已经有了多久的历史,绘制着元素们世代居住的这座岛屿的地图。

桌子的另一端,则站着主持会议的人,那位笑容与她头发的颜色一般同样耀眼的少女,元素们的领导者,金。

“早安,莉西——”

莉西尔看见金的面颊上露出了柔和的微笑。后者伸出手,像在安慰小动物一样的轻轻在黑发少女头上揉了揉。

“金。”莉西尔微微眨着眼睛,“我的工作……会是什么呢?”

每一个元素都是有用处的,一定能找到自己发光的地方。

——这是金经常说的一句话。

所以,莉西尔也相信着——

就算她的硬度只有0.6,随便找根木头都比她硬气,甚至都无法在纸上留下划痕。

就算她的密度只有每立方厘米0.534克,是所有固体元素少女里面最轻的一个。

就算她只有金的1/36重,能让海德莱根(Hydrogen)拽住手臂之后,轻而易举的飞到天上。轻的能在液态石蜡里面浮起来。

就算她也又轻又软还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碱金属家族的特性甚至让她不能碰水,只能在难以获得的液体石蜡中沐浴。只有浸没在那里面,少女的头发才会呈现出本来的颜色……

——但是,还是一定有能用到自己的地方的!

就是自己那个暴露在空气中就会自我燃烧,扔进水里就会产生剧烈爆炸的姐姐,不是也一样的找到了报时的工作么?

于是,少女转头,看向金头发上那一抹灿烂的颜色。

“这个嘛……”

面对莉西尔的问题,金轻轻的将手指尖戳在嘴唇上想了想。

“一会我宣布的时候你就知道啦。西谢尔,几点了?”

软软的缩在别人怀里,脆弱的像落在地上就会被摔碎一般的少女,轻声的报着时间。

“还差一分钟十二秒到集会开始……十一秒……十秒……”

元素们都还算守时。

在整点前的半分钟,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

银发的西由尔用清亮的声音,向金报告了这条信息。

“嗯,很好。”

金发少女微笑着。

“那么,今天的巡逻和工作任务一切照常,早会把大家召集起来,是要给大家说一件事情。”她华丽的裙摆花边轻轻摇曳。金唯一的爱好就是让别人做出各种各样漂亮的小裙子穿在身上,打扮的花枝招展。莉西尔不知道她的衣柜到底有多深,但至少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见过金穿同一件衣服。

元素们安静的听着。

“——是关于莉西尔的工作的。”

金将大家的目光引导在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黑发少女身上。

后者紧张的屏住呼吸。

“你的工作,就是心理治疗和咨询了。大家如果有什么感觉到困扰的事情,可以找她哦——那么,散会!”

“哦,好……”

莉西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突然的发出了惊呼。

“——诶等一下!这是什么鬼工作啊喂?!”

 

2

“那么,就是在这里了。”

金把莉西尔引到元素城堡二层的一个空房间里,这个房间位于城堡的角落,从窗户里面能看见郁郁葱葱的森林,以及向远方延伸而去的弯曲的海岸线与沙滩,景色还算不错。

但后者的心情却丝毫没有因为景色而有丝毫的好转。

“切——”

她自顾自的坐到木桌后面的椅子上,趴在桌子上面扁着脸发出对这份工作不屑的声音。

“这算什么嘛,哪会有元素没事会过来找我说心里话啊,那么多金属一个个都冷着脸的……”

莉西尔抬了抬眼皮,一对暗棕色的瞳孔盯着金的面颊。

“不如让我去战斗吧。”

“你也知道不行吧……”金似笑非笑的拒绝掉了。

“为什么!”

“你的硬度只有0.6,一拳锤在墙上,墙没事,手臂都会变形。你的密度只有0.532,跑的是够快了,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整个人,可能也就一两公斤重吧……”

莉西尔的目光游向了别处,很显然她知道这些都是对的。

“只有这点质量的你,能有多大力气?艾萝手里的那把剑都比你整个人还沉啊,你能拿得起来么?”

金毫不留情的击碎了莉西尔的幻想,却在这个时候话锋一转。

“——不过,要是你能做到一件事,我就让你参加战斗。”

“诶?什么?”

黑发少女于是立刻将目光重新移了回来,两眼放光。

“变得足够强大。”

金收敛起了微笑,整个人看上去无比严肃,气势隐隐的让莉西尔缩了缩身子。

“又软又轻的你,要想参加战斗还不拖累大家的话,那就只有变强。你必须变得比艾萝更强,比硬度能达到10的卡伯恩(Carbon)更强,同样也比我更强。你至少要达到尤拉尼亚(Uranium)或者普鲁托尼亚(Plutonium)那种,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能做到一击必杀的实力才行。”

听到这两个名字,莉西尔失望的垂下了眼帘。

“这怎么可能啊——”

尤拉尼亚和普鲁托尼亚……那可是元素之国里面最强大的两个存在。她们不仅坚硬而沉重,还能以自身沉睡五天,无法被唤醒为代价发动一次威力极强的大爆炸。莉西尔曾经有幸目睹过一次尤拉尼尔出手,那位如同神祗一般强大而优雅的银发少女在天空中化作的绚烂的火球让她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第二个太阳。

“认清现实了?那就好好的给我在这里当心理咨询师吧。你的体质,无论是医务、战略策划、服饰编织、建筑和战斗都完全无法适应,至少在夏天的常温状态下不行。我问过几个其他的元素,大家都觉得你虽然没法工作也不能战斗,但和你说话的时候却不知为什么会感觉情绪变得特别稳定,我也有这种感觉。神说,每个元素都必定存在有用之处,也许你有用的地方就是和大家说说话呢。”

“……垃圾神。”

莉西尔趴在桌子上嘟哝着,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干嘛不给我像尤拉尼亚或者普鲁托尼亚那样超强的能力,那样我……”

她看着金消失在门外,才敢把剩下的半句话小声的喃喃念出来。

“……就能变得有用,然后得到大家的夸奖了啊。”

……

……

于是,在这个平常的日子里,在城堡的走廊里挂上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刻着“莉西尔的心理诊所”的木牌之后,她的心理诊所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张了。

莉西尔很快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哦,不对,说是客人也许不太准确。

因为出现在莉西尔面前的少女,比起需要向她倾诉的病人来说,更多的是她自己的朋友。

一号元素海德莱根(Hydrogen)住在莉西尔头顶的正上方,元素城堡的两座塔楼中东边的那一座。名义上与莉西尔和她的几个姐姐们同为第IA族,但她通常并不会被认为是碱金属家族的一员——因为海德莱根是一种气体。

最轻的气体。

也是元素之国里仅有的三个半能飞的气体之一。

之所以说是三个半,是因为除了海德莱根之外,尼洛(Neon)和赫莉安(Helium)都比空气轻上不少,可以很自然的升上天空去。而奈落(Nitrogen)只比空气轻一点点,虽然严格来说也能飞,但飞的很困难,所以只能算半个。

在这其中,海德莱根还是飞的最快的那个。

因为能飞,平时的任务就是在空中悬浮着担任警戒。按照目前元素之国遇到有化学家来袭时的应急预案,她会立刻飞往梅格妮希尔(Magnesium)居住的房间,并拉着后者一起升空。梅格妮希尔在空气中燃烧时能够发出极其明亮的光芒,足以在小岛上的任何一个角落目睹到。

“哦呀——莉西尔,早上好。”

海德莱根像是个幽灵一样悬浮着飘进了莉西尔的心理诊所,半透明的带有极浅蓝色的长发仿佛海草一样轻轻的晃动着。

“看起来你找到工作了呢,这个地方风景不错哦。”

一听到工作的事情,莉西尔就干脆的鼓起腮帮子,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面。

“喂,你今天不去巡逻吗?”

“今天是赫莉安负责值班,我不用去。”海德莱根眼珠转了转,帮莉西尔顺了顺后者的黑色长发,“怎么了?看见我过来不高兴么?这么消沉的样子。”

“也不是吧……”

黑发少女小声的嘟哝着。

“只是,本来以为自己还能找到比现在更有用的工作的……要是我有战斗的天分该多好。”

“你这话让艾萝听到她又该说你了哦。”

“那就别让那家伙听见。”莉西尔把脑袋埋进自己叠在桌面上的双臂之间,“好困。”

昨天晚上因为第二天要宣布工作的事情感觉睡不着,现在反而没什么精神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海德莱根轻轻的推了推,后者的力气很小,这种力度金可能根本什么都感觉不到,但莉西尔足够轻。

“先别在这睡啊,你看,你的诊所来客人了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