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岛,两只萝莉,三头北极熊1-5

1

2018年3月11日,当十四岁的千叶一世女大公殿下站在船首,前方若隐若现的陆地渐渐接近的时候,少女凝望着那片披挂着冰雪迎接自己到来的陌生土地,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对于千叶来说,一切的开始在是在一个星期之前。

那时她还是个普通的学生,在北平过着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没穷到无比凄惨的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产家庭孩子的生活。每天往返在家庭和学校之间,一周去几次那种课外补习班,没有什么突出的特长和爱好,怎么看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直到那个大概改变了她生命的下午降临。

那天她正背着书包走在回家路上,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机刷知乎。这条路她已经走过很多次了,一边看手机一边走除了偶尔会以蠢萌的表情撞到电线杆上以外并没有什么太过严重的安全问题。不过很显然,对手机投入的注意力还是让少女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大部分感知。

所以,那一天,她并没有看到那台停在路边一动不动显得十分可疑的五菱宏光。

所以,那一天,走路不看路的她被藏在五菱宏光里面的两个蒙面黑衣壮汉盯上了。

他们像是掀开敌人的头盖骨一般猛然掀开了后备箱的门,如同两道黑色的闪电一般从五菱宏光内跳出,熟练的一个捂住千叶的嘴一个捆住她的手,制服带走绑起来拖后备箱关上车门开走一气呵成,是绑匪中的豪杰……

千叶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关进了五菱宏光里,双手双脚都给捆了起来,而且这绳子还挺结实。

和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遭遇了这种状况的女孩子一样,千叶在一瞬间被吓得都快失去思考能力了。

要冷静……要想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脱困的对策……书里不是说过怎么反手解绳子吗……快想……

……妈的想个鬼啊!

她本来一边害怕一边盘算自己这时候应该怎么办,结果越想这思绪就越无法抑制的朝着自己未来可能的悲惨生活上飘去,比如说,被卖进黑煤窑干活干到累死,被卖到乞丐头目那打断腿出去要饭,被卖到【哔——】里变成rbq……

千叶可能是平时看这种乱七八糟的报导看的太多了,整个人都无法抑制的开始发抖,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少女的肺部用力吸入空气,然后在喉咙处由于声带的振动,而发出了强烈的声波——

“——啊——!”

这一声尖叫让行驶中的五菱宏光猛然颤抖了一下,似乎差一点就要撞到路边的什么东西一样。

这让千叶感到自己心中燃起了一丝的希望,要是多喊几声说不定就能把这车吓得自己撞毁了呢?仿佛这个世界是声控游戏一样,少女张开嘴,再次吸入空气——

可在这时候,坐在前面的两个蒙面黑衣人中那个没在开车的那个(千叶不知道那另外一个蒙着面开车的人究竟是怎么看到前方的路的)从前方探过了脑袋来,一看着千叶这副“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要喊破喉咙啦”的表情,吓了一跳,赶忙举起双手安抚。

“诶小祖宗你能不能别喊了……我们没有恶意……”

千叶一脸迷惑,紧接着勃然大怒——你俩拐卖儿童的还有胆子说自己没有恶意?她用像刀子一样锋利的目光盯着蒙面黑衣壮汉,这仿佛要戳穿他心窝子的目光把黑衣壮汉看的心里发毛……

……他干咳一声,从口袋里翻出一张揉的皱巴巴的纸,拍在千叶面前。

“只要你在这上边按个手印,我们就放你走。”

千叶把身子往前倾过去看,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字母。她看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上面不光不是中文,连特么英语也不是,好像是拉丁语……

很显然她是一个字也看不懂的。

但这并不妨碍她满脑子被填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妄想……

这是什么?卖身契?按了就被卖进黑煤窑干活干到累死/被卖到乞丐头目那打断双腿上街要饭/被卖到【哔——】里面变成热兵器……等诸多可能性在千叶脑海里瞬间闪过,她抬起头,眼泪汪汪的向绑匪看去。

“我不按!”

“不按也得按!”

“我草拟粑粑!”

“小姑娘家的怎么出口成脏呢!叫你按就按!”

说完绑匪抓起千叶的手就往旁边已经准备好的印泥上一按,然后又往全是拉丁语的纸上啪的一拍……一个鲜红的手印就位了。

千叶都快哭出来了,她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未来卖进黑煤窑干活干到累死/被卖到乞丐头目那打断双腿上街要饭/被卖到【哔——】里面变成热兵器……等的悲惨下场。

那绑匪,突然开始望着五菱宏光的车顶,发出了一阵放肆的狂笑。

“蛤蛤蛤蛤蛤!!”

这笑声让千叶心里发毛,并且越发的开始感觉……自己刚刚签下的,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接下来的展开,却有些出乎少女的意料。

绑匪笑了一阵,不笑了。他面对着眼里盛满了眼泪的少女千叶。

“……你的名字叫什么?”

“千……千叶。”

绑匪又笑了,只不过这次不是疯狂的大笑,而是看上去十分诡异,而且带着说不清道不明意为的……微笑。

“恭喜你,千叶小姐……不,应该是千叶一世女大公殿下……”

他注视着无力的躺倒在五菱宏光的地板上,整个人被捆在一起成了一只虾的形状,无论是从外表还是状态上来看都距离“女大公”这个词万里之遥的千叶,平静的开口。

“根据在一个小时前通过的《诺列姆大公国继承法》第一章第一条,您已经继承诺列姆大公的头衔,并且成为了诺列姆大公国拥有绝对权限的唯一君主。请允许我为刚刚加冕的您,献上最真挚的问候。”

2

千叶愣住了。

她原本以为这个绑匪在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拐卖儿童,一定是个穷凶极恶的法外狂徒。

可少女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绑匪竟然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法外神经病……

一时间她看着绑匪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悯,甚至都忘了她自己的状态才大概是需要怜悯的那个。

“我相信您一定对现在的状况心怀疑问,我的殿下。”绑匪盯着在地上被捆起来的年轻的女大公,神色十分认真,“请听我解释整个事情的经过……”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想尝试着在颠簸行驶的五菱宏光中站直身子,结果他刚起来一半脑袋就砰的一下撞倒了天花板,只好十分滑稽的以蹲便坑的姿势蹲在千叶面前。

但绑匪仍旧保持了道貌岸然的严肃表情,甚至开口就是《出师表》。

“先帝创业未半,中……中……”

可惜他还没背完一句就把词给忘了,只要朝着驾驶座的方向上远远的吼了一句。

“中啥来着?”

从遥远的前方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缥缈声音。

“中途完蛋……”

“那啥……”千叶这时候弱弱的打断了绑匪的话,“你说我已经是什么公了,那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

千叶盘算着自己这时候应该想办法脱身了。

从她被绑架到现在不过几分钟,以五菱宏光的车速应该不可能开出太远。绑匪并没有把她的手机也一块拿走,而且看着面前这两个绑匪的智障样子,千叶觉得如果自己能把绳子弄开,那逃跑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至于怎么把绳子弄开……

千叶觉得自己的智商压制一下面前这个一口一个殿下的兄台应该没啥问题。万一自己顺着他的说法嘴炮几句,他就愿意把绳子解开了呢?

然而绑匪看了她一眼,认真的思考了长达三十秒,然后得出了答案。

“不行。”

“……”

千叶白眼一翻。

好吧,反正暂时也脱身不了,就听听这两个神经病到底要干啥……再找机会逃跑。

按照这位绑匪用半白不白的改编版出师表所叙述的内容,整件事情大约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

1986年,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订后的四年,联合国再次召集了关于这一议题的会议。会议上,《海洋法公约补充条款》得到通过,其中的内容大多是一些在公约正文内没有包括的细节上的边缘内容。这类冗长的政治协商内容一般除非是靠这方面吃饭的人都不会怎么感兴趣。

而这一无人关注的《补充条款》内,实际上则有一条非常有趣的内容。

“——如在所有国家专属经济区之外的公海上发现了新的陆地,则陆地归首先登上该土地者所有,与其的国籍无关。”

这是一条十分耐人寻味的条款。但是,在现在的21世纪,除了南极洲之外,地球上每一寸土地都有至少一个主权国家所宣称占有。从太空上拍摄图像的高精度卫星也早已让人类确定这颗星球的表面上已经没有了尚未被人发现的陆地。

当然,地质活动导致的新陆地产生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事情出现的实在不多,而且迄今为止全部发生在一国的领海或者专属经济区内,于是新产生的土地将自动变成那一国家的领土。

所以,自从这一条款被制定至今的许多年内,它还一次也没有生效过。

直到几天以前。

北纬62度06分,西经57度43分,在距离格陵兰海岸384公里和距离加拿大领土373公里的拉布拉多海中央,这个长期以来寒冷封冻,并非是火山活跃地区的海盆中,出现了一次罕见的火山喷发……

海啸袭击了格陵兰的东岸和加拿大的北极群岛,火山灰一度让格陵兰的主要机场停止运行,但无论是加拿大北部还是格陵兰都是人烟稀少的苦寒之地,格陵兰的居民聚居点还大多深入峡湾之中,这次海啸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

但在火山灰散去后,整个世界惊奇的发现,在什么都没有的拉布拉多海盆中央,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火山岛……

而第一个登上岛的人,竟然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科考人员。

这个人当时正乘坐着破冰船朝着北极进发,目标是对格陵兰北部的冰层进行分析和研究。直到火山爆发的力量将站在甲板上的他推进了水里,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这个新生而荒芜的小岛上了……

救援队很快找到了他,也将这个小的可怜的仅有一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小火山岛带进了所有人的视线。

来自欧洲和美洲的勘察船与飞机没几天就将这个破岛探了个遍,并且很快得出了让人失望的结论:岛屿的周围没有任何油气矿产资源,岛当然也是完全彻底的荒岛,上面盖满了火山灰,连棵树都没有……

看热闹的各国很快散去。加拿大和丹麦犹豫了一下,也决定不对岛屿提出宣称。

对于加拿大来说,他们本来就觉得广袤的努纳武特领地没什么用,再多一个岛势必要增加海岸警卫队的力量,而且为了更加合理化宣称还要往上面移民,形成稳定的经济活动。费这么大劲就得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荒岛实在是不值得,毕竟这种岛在加拿大北极群岛里面一抓一把……

对于丹麦来说,格陵兰本来就是个拖油瓶。自治是自治了,可还要依赖丹麦援助才能活下去。格陵兰怎么说也给了丹麦插手北极事务的话语权,而这个岛拿到手了会有啥么?并没有……就是花钱的货。一个小号的格陵兰,新的拖油瓶。

所以两国都放弃了提出宣称。

当然,正如众所周知的是,那地方本来是公海。各国在联合国大会上一致决定,既然这个岛没人想要,那就按照几十年前制定的那个什么法来吧!

而那位科考人员在听到了自己将决定这个岛的归属之后,发挥出了天才般的想象力,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自己建国!

3

最近几年来网络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段子,说普通人想在北京买房的话最可行的办法是在太平洋上买个荒岛,自己宣布建国,然后与共和国建交,就能在首都拿到一个大使馆了……而且车牌还能用外交车牌,不受限号限制,岂不美哉?

当然段子最终也就是个段子。这段子是用来调侃北京房价的,因为实际操作起来的话,虽然如果出价够高一些太平洋岛国应该会非常愿意卖给外国投资者一整个岛屿,但现代的土地买卖和19世纪美国从法国和俄国手里买下路易斯安那与阿拉斯加已经有很大不同了。最大的一点区别是,前者并不会出售主权。

比如中国的国有企业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在2011年买下了阿根廷里奥内格罗省约八十万英亩的土地用作农业使用,这并不会让中国在阿根廷多出一块飞地,也不会在地图上让阿根廷少掉一块——虽然这块地在商业上的权利属于北大荒农垦集团,但主权仍旧属于阿根廷政府。

但在某些时候,情况总会变得特殊……

就在昨天,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的125个,包括全部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经宣布承认那个想象力丰富的研究员建立的新国度“诺列姆大公国”的合法性,并且承认他为第一任诺列姆大公。

“啥?你问我为啥会知道那么多?”绑匪气冲冲的把黑色头套从脑袋上接下来踩在脚下,“因为老子就TM是那个天真的要命到决定自己建国的傻X!”

“……蛤?”千叶眨了眨眼睛,没搞明白,“这不是件好事么,你可以把段子活成真的了啊,在北京要地建大使馆吧。”

“你以为事情有那么简单?要那么好老子还至于随便上街绑架个人逼着你接受王位?”绑匪吹胡子瞪眼睛,“不过既然你连手印都按了,我觉得我可以把真相告诉你了。”

千叶顿时感觉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首先,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绑匪看着年幼的少女大公,开始冷笑,“也就是说你既然继承了诺列姆王位,你就自动放弃了中国国籍。同时你身为外国政要,又没有签证,你觉得外交部的人会做什么?当然是礼貌的请你离开。你还有哪可去?”

“……你不是有个岛吗?好歹也是个国家,上面怎么说也该有点东西吧?”千叶面带疑惑。

“当然……没有!我不是说了吗,那就是个破岛,没油气没矿产没资源,连棵树都没有,直对着拉布拉多寒流,现在恐怕还零下好几度,永久居民就你一个光杆司令!你以为我干嘛起这个名字?诺列姆就是Nullum,拉丁语里的‘没有’!”

“……”

“哦,倒是有淡水,我记得岛上火山附近有几处温泉口之类的……不过这就到此为止了!你以为这个岛哪怕有一点资源,还轮得到我建国?”

千叶感觉自己这种不详的预感达到了顶峰。

“……等一下!你没有法律依据!拉丁语合同在中国无效的!”她急了。

“拉丁语在诺列姆是官方语言。”绑匪冷笑,“我定的,我是大公,我有立法权。”

“我……我是被胁迫的!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

“诺列姆大公国没有这条法律,也不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民法。”

绑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的陛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会开始想办法做准备,看带点啥玩意过去能让自己在那个荒岛上活的更久一些……”

五分钟之后,千叶揉着因为被绳子绑起来太久而有些酸痛的四肢,站在熟悉的街道上发着呆。

无论是刚才的经历还是那个奇怪的绑匪说的一大段话,感觉都像是做梦一样……

不过,无论怎么看,那辆五菱宏光里的绑匪都是个不知所云的家伙。

就从他居然就这么把自己放了出来这一点来看,这个绑匪就肯定有哪里不同寻常……难不成他把自己绑走就是为了逼自己在那个拉丁语合同上按手印?

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千叶心里不相信那个绑匪说法的部分渐渐还是占了上风。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整件事都太过离奇了……

没错!

那个自称建立了一个国家的家伙,肯定完全根本就是个妄想症发作的人贩子!

千叶一遍一遍的将这个想法在自己心底回放把自己洗脑,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顺着寻常的路走回了家。

——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千叶从书包里掏出今天的作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开始刷题。

话说自己这算是神经粗大呢……还是什么别的奇怪特点呢……她一边做题一边想,要是别人遇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肯定心情复杂的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吧。

她的日常生活(做题)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吃晚饭的时候戛然而止。

公寓的门被敲响了,而门外站着的,是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彬彬有礼的办公人员。

“你好,我们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请问这里是千叶女大公殿下的住宅么?”

千叶的父母一脸懵逼,千叶自己……她想钻到餐桌下边躲开,又想张口就是一句“不是,在楼上”。可最终,她还是意识到了这大概是自己无法避免的命运,只好带着沉重的脚步走上前去,缓缓的点了点头。

“殿下,根据《诺列姆大公国继承法》,前任大公已经宣布退位,而您已经成为了诺列姆大公国新的统治者。”一个外交部官员张口就是一句让人目瞪口呆的话,“鉴于我国暂不允许外国政要长期居住,也不承认多国国籍,您的中国国籍已经被自动剥夺。请于48小时内离境返回贵国。在抵达哥本哈根后,丹麦王国将为您行程的后半段提供所需的帮助。”

“可……那岛上什么都没有啊……”

外交部官员一摊手,“您可以通过国际渠道申请外援,但鉴于贵国与我国之间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目前我们无法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

千叶还抱着最后的希望,她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睁大眼睛。“我……我当难民行不?我回国会有生命危险的!”

“殿下,据我所知,您目前在您的帝国中享有绝对的权威。”外交部官员礼貌的说,“您拥有高达百分之百的支持率,因此可见您深受国民爱戴,在贵国内享有绝对的支配性权利。您不可能在您的国家中遭遇到任何形式的政治迫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接受外国政要的政治避难请求,因此我们无法为您提供庇护。”

千叶目瞪口呆。

4

支持率百分之百什么的……全国就她一个人,连一个反对派都没有,那支持率当然是百分之百啊。

当然,很显然,千叶的父母完全没能理解她与外交官之间进行的整场对话——少女最后不得不花了半小时,将自己今天不可思议的遭遇陈述了一遍。

“你怎么不早说!”千叶的老爹点了根烟,紧紧的皱着眉头,“还有,孩子他妈,去网上查一下这个诺……诺啥玩意是真的不。”

“我以为那家伙只是个神经病来着。”千叶一世低垂着眼帘。

半分钟后,千叶的母亲放下手机,脸上带着的表情满是惊讶。

“还真的有!一百多个国家都承认了,新闻还报导过……最新的消息都说原来的大公宣布将王位禅让给了另一个人了,网络信息传播的真快。”

“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国家……”千叶爹面无表情。

“有些国家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听说过呢。科特迪瓦在哪你知道不?危地马拉呢?”千叶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嘴,很快被她爹瞪了一眼。

这个男人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那个破岛,你有什么办法能不去吗?”

“没有……”千叶哭丧着脸。

“那上边真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据说只有个温泉喷点水,连草都不长,房子也没有,就是一个荒岛……自然也没电没网没吃的……我都不知道在那上面能怎么跟外界联系……”

千叶停顿了一下,“那个外交官说我可以申请外国援助,但我觉得我在和任何国家建交之前恐怕就驾崩在那个岛上了……”

千叶的父亲——或者说太上皇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他最终伸出手摸了摸年轻女大公的头发。

“挺晚了。”

“……啊?”

“你就安心睡觉然后明天去上学,其他的事情先交给我们去想。”

十几个小时后,千叶一世行走在北京布满烟尘的街道上,精神萎靡。

“发生了这么一堆事我特么为什么还要来上学……”

她的脑海里带着这样的想法,背着书包拖着自己的步子往前赶去。

转过一个拐角,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人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千叶下意识的转过脑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自己已经十分熟悉的面孔。

“早上好!”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元气少女笑着向千叶打招呼。

是的,阅书无数熟知各种写作套路的各种读者朋友们一定意识到了,这是新角色出场的标准场景!

这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名叫平若镜,是千叶在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而且大概算得上是关系最好的那个。

平若镜是个孤儿,从记事起到一年前都在儿童福利院里面长大。绝大多数福利院的制度都是到了十几岁没人领养就要自己进入社会生活了,她就是这种人。

因为是个没有父母的可怜孩子,她一直以来都没什么钱,一个人住在小小的公寓单间里面,放学后还要打工给自己赚生活费,再加上政府给的救济金才能勉强过活这样子。她几乎没什么时间去社交,没空和寻常同学一样出去吃饭购物看电影。

所以甚至平若镜自己都没预料到自己居然还能交到朋友——也就是千叶。

千叶是唯一一个细心到足以注意到她许多反常举动的人。放学时,别人在讨论之后去哪里玩,平若镜默默的收拾书包一个人匆匆离开。别人天天花里胡哨的衣服换来换去,她只有那几套洗的泛白的校服。这引起了千叶的好奇,在小心翼翼的接触过后,她们成为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今天是出什么事了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平若镜围着千叶转着圈圈,身上套着黑白相间的蠢肥运动服简直像只企鹅。

“镜啊……”千叶殿下带着忧伤的表情四十五度望向天空,“如果我说,我很快就要离开了那会怎么样?”

“啊?”平若镜大惊失色,“你得了绝症?要挂了?临死前有一大笔遗产让我继承现在终于要告诉我了?”

千叶没好气的砸了一下她的头,后者抱着脑袋呻吟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千叶刚想开口解释,突然,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涌上了她的脑海。

——自己去那个破岛上的话这恐怕就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了,要死,也得拉个作伴的一起死!

她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了深沉而严肃的表情转头看向平若镜。

“镜啊,我有件事想说。”

平若镜被她这份严肃感染了,也整了整表情:“啥?”

“我其实是大西洋上一个叫诺列姆大公国的国家的王位继承人。过去一直瞒着你实在对不起了,可我昨天正式继位,明天就要回国登基了。”

千叶注视着平若镜的眼睛来增强说服力,平若镜也看着千叶的眼睛想在里面发现破绽,等待着对方突然毫无预兆的一边说着“你中招啦”一边大笑起来,就像二人之间一直开的玩笑一样。可她没发现任何破绽,几次呼吸过去,千叶的眼睛平静如水。

“你认真的?”平若镜轻声的问。

“嗯。”千叶点了点头,“你要和我一起走么?我可以封你为贵族哦。”

“这……这是真的?不是你随便编出来的?”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上网搜一下应该就能看到这个国家确实存在。”千叶觉得自己可以靠坑蒙拐骗的本事拿个奥斯卡影后,“你想要什么爵位?伯爵好不好?”

“可……可以么?”

其实千叶和平若镜都对贵族等级系统一窍不通,千叶也就是想到啥说啥……

但她仍然朝着自己的好友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那当然了,我可是女大公啊。我回国的路上想有个人作伴,你又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行么?”

“我……”平若镜十分感动,然后答应了,“我当然愿意。”

千叶看着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对方多半把未来的生活想象成影视剧作品里面悠闲的欧洲宫廷生活了……又或者是沙特石油土豪买跑车开一辆丢一辆。

一想到平若镜不久后即将意识到的残酷的现实,千叶就觉得有些不忍心。可她最终心一横,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那别忘了哦,明天早上在学校门口等我,我会来接你的。”

“……嗯!”

5

千叶一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小区楼下的门口正堆着一大堆各种她难以认全的各类物品。她好像在里面看到了桶装水,成袋的面粉,好像还有个发电机之类的玩意……

搬运工人正在把这些物资往一辆停在门口的小货车上搬去,而站在他们旁边指挥的,正是诺列姆王室中最年长的成员,那位太上皇——也就是千叶的老爹。

“你在干嘛?”千叶殿下看着他,完全无法理解正在进行的一切。

“我在帮你忙!”太上皇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正在被运上车的大量物资,“这车上的食物有大米、面粉、罐头之类的,都是可以储存很久的类型。能源的话有柴油发电机和油料,以及便携式煤气灶。除此之外,还有帐篷、睡袋、药品、卫星电话之类的东西——水资源的话,我听说岛上有温泉应该不用担心,但我们还是准备了几十桶饮用水。”

“女儿啊,既然外交部都发话了,我们也没别的选择,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们至少还是要做到我们能做的。他们答应把这些东西和你一块运过去,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和你妈会去看你的!”

千叶听到这话简直热泪盈眶。

这是亲爹啊!

这时代简直人心冷如冰,套路层出不穷,只有亲爹的关怀还有点温度。

当天晚上,千叶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和衣物,因为听说自己位于高纬度并受拉布拉多寒流影响的国土拥有较为寒冷的气候,她把自己所有冬天穿的衣服都找出来塞了进去。

又和家人吃了一顿仿佛自己明天就要断头一样的送别饭之后,少女结束了自己在这个国度所停留的最后一天。

第二天早上,外交部的官员随着一辆车已经在楼下等候了。太上皇和皇太后对即将回国就任的千叶一世表现出了深切的不舍……

“千叶啊。”太上皇抱了抱刚到他胸口高度的女儿,“从此以后你要勤政爱民,大公无私,任人唯贤,做一个受人爱戴的明君……”

——可是整个国家就我一个人啊?!

……哦,再加上被自己坑蒙拐骗的平若镜,应该有两个才对。

千叶想这么吐槽,但想到现在本应该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场合,于是忍住了。

虽然说起来可能难以置信,但千叶怎么说也能算得上是一个外国元首。有关部门在与她相处的时候,确实表现出了足够的礼遇。

那个坐在副驾驶上的官员一口一个殿下就是证据……

“女大公殿下,”他一本正经的说,“请问您现在直接去机场么?或者还有什么需要前往的地点?您的航班将在四小时后起飞,您还有一些自由时间。”

千叶坐在轿车的后排座椅上,能看见后面那辆装着一堆生存物资的小货车也被发动起来,跟在这辆车后面。

她还没忘记平若镜的事。

“去一趟……唔,十二中学的正门。”

千叶抵达的时候,平若镜正单手提着一个箱子四处张望。

外交部官员从副驾驶上跳了下来,帮着平若镜把箱子放进了后备箱里,还顺便打开了后门。

平若镜钻进去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千叶一世一脸严肃的坐在那里。

“卧槽。”

这是她的第一句话。

“还是真的啊?!”

这是她的第二句话。

千叶没直接回答,她用一只手牵起平若镜的手心,看向前方的外交部官员。

“这是平若镜伯爵,”她煞有其事的说,“——我刚刚册封的,她将于我同行返回诺列姆。”

外交部官员闻言摘下了帽子,以示尊重。

“早安,平若镜伯爵阁下。”他看了看后面坐着的两位少女,“根据行程,两位将在约四小时后离开北京飞往哥本哈根,抵达后,丹麦王国将负责返回贵国的剩余行程。”

平若镜目瞪口呆的看了看那个外交官,又看了看千叶。

“这不会是你请了个人整我的吧?”

很显然尊贵的平若镜伯爵其实心底已经相信了整件事,不然她也不会拖着一个行李箱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约定的地点。而随后,从收音机中传出的广播声也彻底打消了伯爵大人的最后一点疑虑。

“欢迎收听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现在是资讯早8点。今天的第一条新闻,诺列姆大公国自从开国以来的首位女大公千叶一世将于今日回国。据本台消息所知,刚刚继位的千叶一世极受民众爱戴,在国内享有空前的百分之百支持率……”

“这么说你真的是那个什么……大公。”平若镜瞪大眼睛看着千叶,“哇,你瞒的真的好出色啊,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普通人来着……”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千叶不由自主的在心底吐槽,但她没敢说出来,只好挤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微笑。

“镜啊。”她刚开口,平若镜就无比入戏的立刻坐直了身子。

“是,殿下!”

“……你要做好觉悟哦,”千叶很小声的在她耳边说,“你这就算是上了我的贼船了。”

她的本意是想让明显对未来生活期望值过高的平若镜做好心理准备……毕竟现在的诺列姆大公国说是百废待兴都算客气了,完全就是个荒岛,没有王宫没有女仆没有跑车开一辆丢一辆……

因为自己这种“要死也得拉着个人一起死”的心态把平若镜拐过来基本上可以与诈骗相提并论了,所以千叶一直感觉自己的心上笼罩着久久不散的负罪感。

但看上去千叶这位想象力丰富的好友听见她这句话的瞬间,就在脑袋里面脑补至少了三十万字的王室争权夺利宫斗大戏……

“无论你回国后要面对什么,我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平若镜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千叶长长的叹了口气,将视线从明显会错意的好友上移开,往向窗外向后掠过的北京城,心情十分复杂。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

不复还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