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岛,两只萝莉,三头北极熊6-8

6

很显然此时的诺列姆大公国并没有任何一座机场,更没有直飞北京的航班,想要登岛唯一的途径就是从加拿大或者格陵兰坐船前往。因此,千叶女大公和平若镜伯爵回国的行程有些超乎寻常的复杂。

第一程航班从北京飞抵哥本哈根,对诺列姆王室表现出了十足善意的丹麦王国没多久就批准了二人从丹麦领土过境。第二程航班从哥本哈根飞往格陵兰西岸唯一拥有大型机场的小镇康克鲁斯瓦格,在那里再坐十几个小时的船开往冰天雪地之中的小岛诺列姆。

当然——千叶其实也不知道这个岛到底叫不叫诺列姆,很有可能它根本没有名字。毕竟国家现在百废待兴,别说给岛起名,就连首都在哪里都没有设呢。

实际上平若镜早在二人降落在康克鲁斯瓦格的时候就已经有点疑惑了……

虽然她地理不好,完全不知道格陵兰在哪,加拿大在哪,拉布拉多海又在哪……但她看着格陵兰交错割裂的峡湾和冰川,以及坐落在其中小小的镇子,仍旧朝着千叶发出了疑惑的问句。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

“……为了坐船。”

“坐船?去你的国家么?”她歪了歪脑袋。

千叶硬着头皮使劲编:“嗯,这是……一项充满纪念意义的活动,因为据说当初开国第一任大公就是在海上漂流中寻找到诺列姆的国土的,后来每一位新继位的大公在回国登基时都要走水路。”

“哦……”平若镜了然的点了点头,居然没有继续追究,这让千叶松了口气。

没有追问大概是因为少女已经很累了。从北京一路飞到格陵兰已经消耗掉了她大部分的精神,刚登上这条开往诺列姆的小船,平若镜就躺在船舱里面呼呼的睡了过去,只剩下千叶站在船头凝视着远方一望无际的海,以及在水上漂浮着的白色的冰山。

她给自己裹上了暖和的羽绒服,现在正是三月,世界的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抛下冬天迎接新春的到来,可在受拉布拉多寒流影响的格陵兰和加拿大沿岸,这里仍旧是一副冬天的景象。气温一直在零下徘徊,呼啸的冷风甚至让体感温度变得更低。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冷。

而且和格陵兰不同,在冰天雪地的诺列姆大公国境内,连丝毫文明存在的痕迹都没有。

没有楼房,没有港口,没有道路,甚至连块牌子都没有……

千叶觉得自己敢赌五毛等平若镜醒过来发现一切真相的时候,估计要拿着刀到处追杀自己……不过那时候她已经上了岛,就是彻底上了贼船下不来了,就算把千叶捅死也解决不了问题。

她真的各种方面都觉得很对不起这个自己一直以来的好朋友。

但是……千叶知道,让她来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生活,一个人的话要不了几天就会精神崩溃吧。

两个人的话,怎么说还有人可以聊个天什么的。

就算二人以后很可能会发展成敌对关系,那也比就她一个人好。

再说了……

她也没说错啊,名义上来说,千叶确实是一个正儿八经受世界承认的女大公,诺列姆也是正儿八经受世界承认的大公国,给平若镜封的伯爵也算合理合法……

航行进行了整个晚上。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破晓的朝霞从东方升起来的时候,远方若隐若现的陆地出现在了千叶的眼前。

“那里就是您的国土了,殿下!”这艘丹麦小船的船长从船舱里走出来说,“您可能对您的国家还没有足够了解,因此请允许我代表丹麦海事局对贵国的地理条件进行简单的介绍……”

“贵国的全部领土约为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南北走向,并未发现任何可开采的矿产资源。贵国中央有一座正在趋于稳定的活火山,其余则大多是山脚下火山喷发物积成的平原。岛屿西南部的海湾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口,经过简单的基础设施建设后应可停靠大型船只。这里也是我们即将靠岸的地方……”

天然的深水港口?这不能不说是件好事。可是这个地方似乎不像是新加坡或者是吉布提那样处于战略要冲,也远离主要的航线,就算有个深水港,似乎……也没太多卵用。

没船来啊……

这个时候平若镜也醒过来了,她揉着眼睛从船舱中走出来,看了看站在船头的千叶,又看了看地平线上若隐若现的陆地。

“那里就是了?”少女试探着问。

千叶点了点头。

现在距离还远,只能勉强看见远方有一片陆地,而看不清上面究竟有什么。所以平若镜伯爵大人这个时候至少仍然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千叶仿佛都能看见她眼睛里隐藏着的兴奋的神情。

以贵族的身份踏上一个崭新的国度,在那里开始自己新的生活——这对于一个过去许多年一直生活在贫穷之中的孤儿来说,不能不讲是十分吸引人的。

千叶叹了口气,决定享受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宁静。

7

船渐渐的接近岛屿,在往西方绕过一个小圈之后,船长之前所说的那个天然深水港很快映入千叶的眼帘。

整座岛……正如同预料的一样,全部由黑乎乎的火山灰组成。除了火山灰,别说是树了,连片苔藓都没有,看上去简直就是火星,没有一点生物存在的痕迹,唯一不同的颜色是火山峰顶覆盖上的白色积雪。

小船靠岸,几个水手已经帮忙着把货舱里面的一大堆千叶从北京一路运到这来的物资搬下来放在了荒芜的海滩上。

船只在卸货以后很快离开了,望着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船只,千叶一世叹了口气。

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她想着。

对自己、平若镜、这座岛和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回事如何,千叶一世完全没有任何概念。

虽然名义上她是刚刚抵达自己领土的新王,可是按照实际的境况来说,却就和沉船后漂流到荒岛上的鲁滨逊没什么区别。

而且鲁滨逊的岛还在热带,物产丰富,那家伙又是种地又是打猎的过的那叫一个舒坦……至于诺列姆,则几乎没有任何物产,满眼都只有黑色的火山灰。

同时她还走不了。

虽然带了卫星电话,理论上来说可以和外界联系,可她还是没办法离开这座岛——要是想办法去了其他国家的领土恐怕还是会被遣返。

这么想,未来还真是灰暗无比。

千叶一世垂下自己的目光,她决定自己刚刚回国登基,应该先做点什么大事。

比如进行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什么的——一边想着,她一边走向了那座折叠起来的帐篷。

但很显然周边的环境已经让平若镜伯爵大人产生了怀疑,她四处转着脑袋张望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

这让千叶一世在上岛后先进行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搭帐篷)的企图破灭了。看起来她不得不将第一件事变更成给尊贵的平若镜伯爵大人说明现在的状况……而这正是少女目前最不想做的事情。

“镜啊。”她停下动作,找了一处还算平整的地面坐下,注视着年轻的伯爵,“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平若镜转过脑袋。

千叶张了张嘴,很快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很好开口的话题,她组织了一下语言。

“呃,首先,这里并没有港口。事实上诺列姆大公国的全部领土就是这个岛,还没有任何基础设施。”

平若镜女伯爵阁下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很怪异了,她似乎察觉到了情况正在向着不妙的方向转变。

“而且,大公国目前的居民只有我们两个,除了我们以外什么人也不存在……”千叶一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看上去像个混蛋,但没别的选择,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不……不过,这只是国家创立最初的艰难阶段……”

她低下脑袋,根本不好意思抬起头去看平若镜的表情。

“当然,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那时候我们就是一个正经的国家了……”

千叶垂着头念着这些自己都不知道相不相信的话,第一次觉得无比的沮丧。平若镜完全没有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至少千叶没能听见。

她现在一定想干掉我吧?沉默是因为正处在爆发的前夕?

少女坐在原地低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她已经做好准备去承受对方的怒火了。毕竟怎么想她做的这些事情都完全很过分嘛。

把对方从什么都有的北京城骗到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冰天雪地的荒岛上面来,千叶自己都觉得要她是平若镜肯定也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

她却没有等来想象中对方的愤怒,诺列姆大公国的内战危机在还未开始之前就消除了。

平若镜没有生气,没有暴跳如雷,甚至都没有出现什么负面的情绪。

她只是上前一步,然后轻轻的把千叶抱住了。

“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了解,就上了你的贼船?”她凑在千叶耳边轻轻的说。

千叶呆滞的转过脑袋,然后发现对方的脸上带着正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你知道这里是个荒岛?”女大公目瞪口呆。

“最开始是不知道的,但……嘛,我这样的人从小没有亲人,在外面为了防止被骗,就养成了经常上网查东西的习惯。”平若镜笑了笑,“随便搜一下就能知道你这个岛还只是个荒岛,虽然名义上是大公国,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现在是信息时代,人可没那么好骗啦,我也不是笨蛋。”

“那你还跟我来这里做什么……”千叶感觉十分不可理解。

“有很多个原因啦。”

平若镜突然抬起头看向天空,“第一是,我好奇你为什么要来。毕竟虽然是个名义上的君主,但在这个地方过的肯定还不如在国内吧。然后我一想就能推断出来,你大概也是被迫的呢。我就觉得你有点可怜,想关照一下。”

“第二……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怀念的了。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父母也没有朋友,在北京过的一直都不是很好,要很努力才能在那里活下去,未来也看不到太多可能性。你是我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朋友,我就想,要不就跟着你来一次去世界另一端的冒险吧。”

“最后,我相信你。”

她直视着年轻女大公的眼睛,“怎么说诺列姆也是个国家,虽然是什么也没有的空壳国家,但就算只吃援助也能活下去。虽然想要成为一个什么都有的正常国家可能很困难,但西方发达国家随便从手指缝里漏出几百万美元来,就够我们两个人活的很开心了。怎么样,女大公殿下,我的理由还算充分吧?”

千叶都快哭出来了,当然是感动的泪水。

“镜……”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就只好念着对方的名字,直到终于组织好语言。“我一定会努力,把这里建设成一个真正的国家的。”

千叶一世凝视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向着远方延伸的黑色平原和火山,这些整个诺列姆大公国所拥有的全部风景。

“——我向你保证。”

8

在伟大而开明的女大公千叶一世的带领下,诺列姆大公国进入了一段辉煌的大发展时期。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大公国完成了零的突破——一座黄色的双人帐篷从诺列姆的海岸上拔地而起,成为了诺列姆大公的官邸。

 

随着首座50千瓦功率的柴油发电机正式在大公官邸旁边5米远处的一个小土坑中落成,诺列姆大公国宣告正式进入了全国完全电气化时代——全国所有居民都接入了大公国的国家电网。

 

与此同时,诺列姆大公国正式以每人25千瓦的用电量成为了世界上人均用电量第四高的国家,排在冰岛(57千瓦)列支敦士登(41千瓦)和挪威(27千瓦)之后,在科威特(21千瓦)巴林(20千瓦)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18千瓦)之前。

 

大公国的历史就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诺列姆简史》

 

在完成了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行动之后,千叶一世站在大公官邸旁边,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海洋,视线中仿佛蕴含着少女无限的雄心壮志……

 

直到她的肚子尴尬的叫了一声。

 

平若镜伯爵挠了挠头,“啊,我也饿了,有吃的吗?”

 

两人在物资堆里面翻找出来了不少鱼罐头,又手忙脚乱的在便携式煤气灶上架起了锅——诺列姆大公国因为人口稀少,虽然物资本来也不多,但短期内至少没有饥荒的风险。

 

一通折腾之后,千叶一世终于就着半生不熟的米饭吃上了鱼罐头。

 

“啊。”少女坐在大公官邸之中,看着平若镜伯爵,“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我哪知道。”伯爵大人摊了摊手,“我也没建过国啊。”

 

“……”

 

“那……”平若镜想了想,最终还是想出来了个主意,她一拍脑袋:“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们去钓鱼吧!”

 

大概是出于“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但是怕万一要用的时候没有所以还是带上吧”的心理,太上皇为千叶所准备的物资中居然包含了鱼竿。

 

少女把中午吃剩下的鱼罐头挂在钩子上,坐在那个据说是深水良港的海岸边,扔出钩子,等鱼上钩。

 

前十分钟,水面看上去正如同提出这一想法的尊贵的伯爵大人的名字一样——平的和镜子似的。千叶一世烦躁的揉着脑袋,把一头黑发揉出了呆毛。

 

“这根本就没有鱼嘛。”

 

“那换我来试试看?”平若镜接过钓竿,结果她刚坐下没几秒钟,鱼线上传来的压力就几乎要把她拉进水里去。千叶眼疾手快把她拉住,两个人一块合力将那条大鱼从水里拽了出来。

 

无论平若镜还是千叶都不是力气特别大的那一类,事成之后两个人瘫倒在黑色火山灰上,连朝着战利品看一眼的力气都快没了。

 

“……这是啥鱼?”千叶看着天空问。

 

“我哪知道……”

 

两个人最终还是攒了些力气起来围坐在鱼先生旁边。这是一条挺大的鱼,看上去至少有半米长。

 

平若镜伸出手,戳了戳它的鳞。

 

“能吃吗?”

 

千叶拿来一把刀,两个人又是一通折腾,终于把鱼肉切了一块下来。这种鱼的肉呈现一种奇异的淡粉色,中间夹杂着白色的脂肪纹路。

北大西洋鲑,俗名三文鱼,餐厅里几片就要好几十块的那种。

女大公先尝了一口。

“好像……可以生吃。”

伯爵大人的战利品为大公国带来了食物,也解决了横贯在公国发展道路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至少现在有新鲜的东西吃了。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千叶女大公和平若镜伯爵花在了游历整个国家上。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对于一个主权国家不得不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面积,但对于个人来说,还是相当庞大的一片区域的。

当然,主要原因是千叶听说岛上有温泉,所以想要一探究竟。淡水可是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为了寻找温泉,同时也是为了站在高处俯瞰整座岛屿的地形地貌,她决定尝试着攀爬那座矗立在岛屿中央的火山。

路自然是没有的。但地形并不复杂,火山基本上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圆锥形,坡度也平缓到足够让两个女孩子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爬上去。

爬到一半的时候,平若镜却突然转过头来,向千叶提出了一个问题。

“诶,千叶,你有没有想过给这些东西起个名字呢?”

千叶一世的脑子一时没能转过弯来,“啊?”

“我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生的——对吧?包括这座岛,这个火山,还有山下那个定居点——你不说那是我们的首都吗?不起个名字试试看?”

这引起了千叶的深思。她确实没往这方面想过,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给各种东西起地名,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现代社会的大多数拥有意义的地方都已经被起上了名字,诺列姆也许是起名爱好者们为数不多的能发挥他们创造力的场所了……

只可惜千叶一世是一个起名困难户。首先在怎样命名这个岛上,她就遇到了困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