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跃起源地 – 终幕

  我离开你的时候正好是春天,
  当绚烂的四月披挂华美的罗裙,
  灌注万物,以活泼的春心,
  连沉郁的萨图恩也为你露出笑脸;
  可是无论小鸟的歌唱,
  或万紫千红的成簇鲜花,
  都不能使我诉说夏天的故事,
  或从烂熳的山洼把它们采掐;
  我也不羡慕那百合花的洁白,
  也不赞美玫瑰花的一片红唇;
  它们不过是香,是悦目的雕刻,
  你才是它们所要摹拟的真身。
  因此,于我还是严冬,而你不在,
  像逗着你影子,我逗它们开怀。
  ——威廉·莎士比亚,Sonnet 98,梁宗岱翻译,有改动。
  ——————
  祁珊彤茫然的摇了摇头,可她却突然感觉自己怀里一空,定睛凝视的时候,才发现面前少女的身影……正慢慢的在空气里淡去。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系统正在格式化】
  她的脑袋像是被什么环形的东西勒着一样胀痛,祁珊彤感觉到心慌和混乱,点点的冷汗从手心里渗出来。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就在三个月之前,就在那班从木星飞往地球的船上。
  自己怎么了?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为什么听见开普勒53C的事情会让自己感到那么慌乱?这个该死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少女的视线正在一点点的扭曲和变得模糊,落日、修道院、美丽的薰衣草花田,最后什么都看不到了。祁珊彤拼命的向前伸出手想向前去够到什么东西,可她只是向前倒在了成片的薰衣草田里,这种紫色小花让人沉静的香气充斥了她的鼻腔。
  但她还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萝丝琳正在一点一点的散去。
  虽然她仍在轻轻的说话,每个字落在祁珊彤的大脑中都仿佛是水滴落入湖中一样激起一片回荡的涟漪。
  “我知道的,没有我你会很伤心,会很难过……可是,人总是要接受现实的,不是么?如果觉得太痛苦就去找个新的伙伴吧,只要别忘了我就好……但是,也别因为我而一直难受下去,毕竟我呢,也是希望你开心的呀。”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别走……别丢下我……”
  大颗的眼泪顺着祁珊彤的脸颊流下,滴落在柔软的花瓣之中。这个征战数十载,能面不改色的号令舰队炸碎星球的联邦元帅此刻却像是一个无助的女孩一样哭着蜷缩起身子来。或者说,此刻的她正如同外表所显示的那样,确实只是一个无助的女孩子。
  在那一刻,她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
  萝丝琳其实在三十七年前就已经死了。死在2437年4月12日的开普勒53C战役中,死在那颗荒凉的星球表面,死在虫族的包围圈下。祁珊彤确实成为了指挥一整个集团军的元帅,甚至最后亲手给杀死自己漫长生命中唯一喜爱的人的这个种族送上了决定性的最后一击,可她忘不了萝丝琳·米拉贝尔,那个少女。
  现在的她清楚那种感情叫爱,而过去的她甚至连自己的心意都还没来得及表达。
  所以当战争结束之后,在听闻一家新成立的研究所利用增强现实技术开发出了可以通过影响使用者的五感来达到接近完美拟真程度的虚拟伴侣的时候,祁珊彤迫不及待的拜访了那家研究所,然后在元帅的身份特权开路下,研究所答应了为她特别定制一个。
  他们导入了祁珊彤记忆中所有关于萝丝琳的部分,甚至还为“萝丝琳”写了一个背景故事——她并没有参加那场让她死去的开普勒53C战役,而是在舰队开拔前一星期被调走。随后,“萝丝琳”会在舰队中一路随军作战,成为安纳普尔纳号战列舰的副舰长。她会与那时还刚从指挥学院毕业的祁珊彤再次见面,定下了“战争结束后就交往”的约定。
  然后,祁珊彤与现实中一样节节高升当了联邦元帅,指挥着K集团军单刀直入虫族母星,满载着光荣回到太阳系之后,终于与“萝丝琳”生活在了一起。
  在差不多一年的开发之后,“萝丝琳”诞生了。致幻剂科技的人说这是目前AR技术和人工智能算法的结晶,信誓旦旦的向祁珊彤表示她绝对不会看出“萝丝琳”与她记忆中的那位少女有任何的不同。
  事实也正如同他们保证的那样。
  祁珊彤只花了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与她记忆中的萝丝琳完全一样的少女。她温柔的微笑抚平了祁珊彤数十年征战后布满创伤的灵魂。很快,祁珊彤就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了。
  只是关掉AR设备都会让自己感到痛苦,仿佛鱼儿离开水一样无法呼吸。她渐渐的开始沉迷于其中,整天整天的把那个环形的增强现实设备戴在头上,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取下来。最后,祁珊彤甚至违法修改了脑部芯片权限来让它在增强现实运行时压制自己真实的记忆,让自己以为……那个她和致幻剂科技员工一起编出来的故事,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
  这样,她就能一直和萝丝琳呆在一起了。
  ——但是,就算致幻剂科技号称能做到无限接近真实,这样制造出来的虚拟人物,和真实存在的人还是有区别的。而且,“萝丝琳”设计出来也并不是为了应对这么长时间的连续高强度使用。随着时间推移,系统越来越容易崩溃……最后,在使用寿命达到上限之后——也就正好是此刻。
  “萝丝琳·米拉贝尔”的内部程序,选择了自我格式化。
  祁珊彤紧闭着眼睛,轻轻的抽泣着,她甚至不敢再次睁开眼睛,因为她知道萝丝琳已经不在了。
  这整片整片的薰衣草花田中,只有她一个人。
  实际上这一切都只有她一个人。她一个人走遍了整个已知世界,一个人从噩梦里惊醒,一个人乘着飞船来到地球,一个人徜徉在这片天地之间。先进的增强现实技术扭曲了她的感知,让多出来的萝丝琳这个人看上去丝毫不显违和,也让沉浸在其中的她完全没能意识到这一点。
  可也就在此刻,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别这么伤心呀,来,笑一个。”
  “……Ross?”
  祁珊彤猛地睁开眼睛,可正如她之前所推测的那样,自己身边什么都没有。但是,与所见不同的,少女的声音还在继续。
  “不用找了,我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很快就要彻底的格式化……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祁珊彤擦了擦眼泪,无助的在花田中坐下,可是却还是一直不受控制的小声的哭着。就算明知道自己所听见的这个声音只是虚幻,她还是低声的恳求着。
  “别走……Ross,别离开我……”
  “其实我一直都在。”祁珊彤听见了萝丝琳在她的耳边如此说,甚至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到温柔的说出这句话的她将嘴唇弯成w形,“我永远活在你的记忆里——毕竟,他们也是参照了你的记忆才做出了我,不是么?”
  “除此之外,走之前,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三个月前我们一起看的那部电影,你还记得么?看到一半你就晕过去了的那次。”
  外表仍是少女的退役联邦元帅咬着牙,生硬的点了点头。
  “我找来了那部电影的结尾。其实还挺有意思的,正好,就在这里放给你看吧。”
  她话音刚落,祁珊彤就发现自己的视线再次被一片黑暗覆盖了。从那片漆黑中,一段字幕悄然的浮起。
  四十年后,虫族母星。
  当电影画面终于出现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熟悉的地方。
  简朴的钢铁陈设,带着光纤接口的椅子,K集团军画着一柄鲜红长矛的旧版徽标——在战后他们将徽标改成了碎裂的星球,以纪念当年炸碎虫族母星的战绩。
  这几乎要让她惊讶的跳起来。
  因为那里是K集团军旗舰阿空加瓜号战列舰的指挥室。她在升任集团军司令之后,在那里面对着作战地图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为什么电影会拍到这里?她疑惑的想,可是镜头一转,一切都明白了。
  她明白了为什么这部电影的主人公看上去那么眼熟,为什么电影里的画面与她的梦境——实际上是萝丝琳死去的真实场面——一模一样,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指挥室里。
  这部电影的主角,就是祁珊彤自己。
  虽然使用了化名,虽然扮演她的女演员和祁珊彤的相貌还是有所差距,但是直到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水落石出。
  在宽敞的指挥室里,祁珊彤的正前方,坐着几位同样正在掌控整支集团军的将军们。作战地图上,K集团军真的如同那画着红色长矛的徽标一般形成了尖锐的突出部,直插虫族心脏。透过窗户能隐约看见外面交战的激烈,反物质鱼雷像是不要钱一般漫天飞舞,等离子射线和死光在星空间交织出灿烂的火线。
  十多艘贝加尔湖级盾舰轮流为联合护盾供能,在AI控制下精确到毫秒的能量输出切换如同完美的舞步。马特洪峰号战列舰在虫族的集中攻击下选择了自爆,灿烂的反物质火球横扫了直径两个天文单位的空域。一支虫族编队想要逃走,却被三艘尼罗河级截击巡洋舰的相对论井困住动弹不得。
  终于,在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战斗后,虫族的主力军团已经被一扫而空,在舰队和虫族母星面前,再也没有任何障碍阻挡。
  将军们停止了他们的指挥,转过头来一起注视着电影里扮演祁珊彤的女孩,等待着她下达最后的命令。
  而电影里的祁珊彤从椅子上站起来,将晶体光纤从椅子的接口后拔出来,走到窗前,看着面前那直到今日才初次被人类所亲眼看见的红色行星。就在这星球的地壳深处,虫族的唯一主脑正存在于那里。
  “各位辛苦了。”
  和历史上的祁珊彤一样,她凝视着远方,下达了简短的,最后的命令。
  “那么,点火吧。”
  于是终于,那颗被层层护卫在舰队中心,看上去形状奇怪的巨型结构终于点燃了它尾部的一次性发动机,喷出蓝色的光芒,向着那颗红色的星球航去。它被称作始皇帝,以两千七百年前首次统一古中国的那位王者命名,是人类有史以来制造出的最庞大的爆炸物,破坏和毁灭的终极代言人。
  在那庞大的椭圆形外壳下,磁场约束之中,是重达20个吉萨金字塔,总和1220亿吨的反物质。如此大量的反物质花费了全联邦的122个实验室整整一年来生产,足够驱动联邦12个集团军中的所有战舰全功率前进长达三年。
  在与同等质量的物质发生反应时,它将会产生约2.2×10^32焦耳的能量,正好足以保证0.8倍地球直径的虫族母星被炸成碎片。这个数字,是那场血腥而残酷的地球统一战争中,人类所使用的所有爆炸物威力总和的……10^16倍。那是1后面16个零。
  全世界注视着始皇帝慢慢的走向终末与死亡,蓝色的引擎脉冲光晕仿佛是它拖在身后的长袍。终于,它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然后壮观的亮光骤然而起。
  舰队早已在安全距离外架设起了联合护盾。当虫族的母星终于炸开时,电影里的祁珊彤仍旧站在落地窗前,肩膀上的元帅军衔熠熠生辉。她看着被联合护盾阻隔在外的爆炸冲击波,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她张嘴了,用着很轻很轻,几乎无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K for Kepler.”
  视野再次变得黑暗,但就在祁珊彤以为电影结束的时候,三行字幕从黑色的星空上浮现了出来。
  【本电影由联邦元帅祁珊彤的真实经历改编】
  【谨以此片,献给祁珊彤元帅与她的恋人萝丝琳·米拉贝尔(2418/01/06-2437/04/12),以及在接触战争中阵亡的2,107,543,139位将士】
  【地球将会永远铭记你们】
  直到字幕散去,夹着薰衣草香味的夜空重新出现在眼前,电影才终于落下帷幕。
  只剩下祁珊彤躺在紫色的薰衣草之间,面朝着星空,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滴落进花丛里。
  只是,为什么……最后的结局却是这样呢?
  她想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