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少女是传奇 1-5(我死了,我又活了?)

1   颜桃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前的0.01秒,伸出手打爆了面前的电脑屏幕。  那是2013年的12月1日,她当时正在打一款名叫英雄联盟的电子游戏,自己的提莫被杀成0-11,战绩惨绝人寰,就连在聊天频道里嘤嘤嘤也不能阻止队友疯狂的开喷,就在对边那个皎月从草丛里窜出,一套连招让自己的血条瞬间消失,屏幕变灰,右上角的死亡数字又往上跳了一次。  S3还是哪个团战可以输提莫必须死的年代。她呆呆的注视着屏幕,看着对方皎月对这只还不如炮车值钱的提莫的嘲讽,看着队友在频道里的粗鄙之语,颜桃……  伸出了手。  一拳,砸向了显示器。  经络、血肉和骨骼带着愤怒驱使的巨大动能让拳头砸穿了液晶的屏幕表面,深深的嵌入了显示器内部的电路结构中。密密麻麻交错的电线在突如其来的冲击下被扯断,又被碎片割裂开出裸露的电缆。  明亮的火花爆开,一阵本驱动着显示器展示出图像的电流顺着那裸露的导体表面,传入了少女的肌肤之中。那电流以光速沿着她的手臂顺流而上,直刺向她的心脏。  于是,颜桃死了,享年14岁。  过程和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倒在地上,瞳孔涣散,凉的仿佛卢本伟与陈一发儿温度相减。  而且一只手还特么插在显示器里,为这十分悲伤的时刻平添了几分黑色幽默感。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少女的意识将会与所有曾经死去的人一样就此消散,她的名字不会被记住,就这样平凡的消失在了瞬息万变的世界里。  但是。  正如你所能够遇见的那样,意外发生了。  不知道多久,像是睡了很长很长又没有梦的一觉,颜桃……重新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陌生的天花板。  “我是谁?我在哪?”  少女抬起头,环顾周围。  似乎正是个雷雨天。  自己应该是坐在室内某处,但却还是能听见外面雨点敲击和雷霆的声音不断响起。  一道闪电劈过天空,短暂的照亮了少女的侧脸。  她四下环顾周围,可四周太暗了,只能看见隐隐约约的似乎有几团阴影。  颜桃动了动四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好像自己只是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然后在一个陌生且黑暗的地方醒了过来。她倒不是很害怕,毕竟从小就很有冒险精神,也不怕黑。  少女只是在阴暗的房间里不知所措的站着,想伸出右手挠头,可碰到脑袋的却不是手……而是一团陈旧而坚硬的塑料。  颜桃吓了一跳,正好,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这让少女短暂的看清楚了,那存在于自己右手上的东西——  她的手还插在电脑显示器里。  “卧槽……”  渐渐复苏的记忆,让少女想起了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那正是将愤怒的一拳打进电脑屏幕之中。在那之后的事情,就再也不记得了。  颜桃愣了愣,她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感觉疼的大叫才对——手都插进显示器里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完全一点痛感都没有,好像脑袋把这部分信息屏蔽掉了。  是手失去知觉了吗?颜桃用左手捏了捏右手的手指,却清楚的感受到了传来的压力。并不是没有感觉,而且右手的手指也完全可以动……  她又像是验证自己有没有在做梦的小说角色一样掐了自己一下——虽然能感觉到被掐了,可是完全不疼。  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醒来,手上还插着一个显示器,并且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感——  自己一定是在梦里。嗯,说不定之前一拳打进显示器的部分也是梦,这只是那个梦的延续……  颜桃笃定的点了点头,刚准备站起来,或者想办法把自己手上的显示器给掰下来——  可也就在这时候……突如其来的光芒,让少女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原本阴暗而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突然的……被打开了灯。  从头顶100瓦的白炽灯电灯泡里发出的明亮的光芒,在瞬间将整间屋子填满了。  颜桃的眼睛花了好一番功夫才适应这突然变亮的环境,她靠着墙壁,揉着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而有些不适的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她有些疑惑,却在余光中似乎看见了一个青年男子,肩膀上披着一件看上去随时摇摇欲坠但就是掉不下来的西装外套,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少女面前不远处的空地,清了清嗓子。  颜桃不由得将目光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青年男子环视了一遍这整个房间,最终,终于开口了。  “你们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将你们在这个时间点聚集在这里。当然,这种疑惑是可以理解的……”  颜桃这才注意到,在这房间内,除了自己,还有另外四个面容和装束各异的家伙坐在那里。  一个穿着一身白衣,仿佛仙侠小说里面走出来的仙人。  一个满身黄袍,黄袍上面好像还绣着龙,仿佛是从哪个清朝宫廷剧里面穿越出来的皇帝一样。  还有两个穿着长衫,其中一个叼着烟斗,另外一个鼻梁上架着一个小圆眼镜……像极了那些民国谍战电视剧里面的造型打扮。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颜桃越来越看不懂了,好在就在台上,那个青年男子似乎也充分理解她的疑惑,立刻开始解释起来。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定水,职业是……一名死灵法师,兼发电厂老板。”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当然,我知道你们中的大多数不太可能知道死灵法师是什么,当然或者发电厂又是什么。不过没有关系,那些事情,你们以后想必是会慢慢了解的。”  “那么,现在,我就简略的告知一下你们所需要知道的东西好了……”  他大手一挥,一个从天花板上延伸下来的投影仪亮了起来,将两个大字投影在了颜桃矢面前的那面墙上。  见到此等景象,那坐在地上的四人似乎是被震惊了。  两个民国谍战剧的还好,那个白衣飘飘的和那个穿龙袍的,虽然外表还保持着淡定,但瞪大的眼珠子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惊讶。  颜桃转头向墙上看去。  只见那投影仪投影在墙上的,只有两个大字。  僵尸!  “没错。”  自称是死灵法师张定水的青年,微微压低了声音。  “正如你们所想象的那样……或者你们想象不到也没关系,总而言之!”  他又陡然将声调拔高,一来一去的像是在唱戏一样。  “你们已经死了!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死去,正如同所有曾经死过的人一样……但是2018年的今天,你们复活了——不仅复活了,还变成了僵尸!”  “死……死了?”  这段信息量对于颜桃来说有点大。  她摸着自己的脑袋。  “现在是……2018年?!等会,我已经死了5年了?!不对,我还在做梦,这些都是假的……”  但是,张定水却没有给她以及另外几人缓冲的时间。  他再次大手一挥,这次,墙壁上显示出了一个看上去就很大很沉的银色奖杯,上面有着各类花纹的雕刻装饰,看上去甚是华丽,甚至有些华丽的过头。  “而被我复活起来的你们,即将组成一支英雄联盟的职业LPL战队,目标是,S9的冠军奖杯!!” 2   一片寂静。  安静的仿佛时间被静止,空间被凝固。  ……很显然那五个不知道从什么年代穿越过来的大佬们似乎并不知道英雄联盟是什么,更不知道什么是S赛,LPL之类的……  唯一一个对此有点概念的就是颜桃了。  2018年了还有英雄联盟?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2018年了,这游戏的电子竞技,好像还发展的蛮繁荣的?  颜桃是2001年生人,今年(2013年)12岁,因为家境好很小就有了电脑,她喜欢在网上看小说和动画,游戏自然也是玩的。  而当时,这个名叫英雄联盟的游戏已经很火了。  对于这游戏的职业竞赛,她也略有耳闻。  当初S2,WE与CLG.EU八小时大战,最后不明不白的就输了,让省队拿到了S2冠军。  S3则是距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一个叫皇族的战队好像差一点就拿到了冠军,但最后败在了一个超强的韩国队伍的手里。  那个自称名叫张定水的男人,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墙壁,那投影上显示着的正是S赛的冠军奖杯。  “简单来说,你们五个要组一个英雄联盟职业游戏战队,然后,为LPL捧回第二座冠军的奖杯,让我们的王朝延续下去!”  “哦……”颜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转过头来一指坐在自己旁边的那群奇装异服怪。  “那他们又是谁?”  “他们以后,就是你的队友了。”张定水面露微笑,拍了拍手,“来,大家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没人自我介绍,倒是两个民国打扮的家伙其中那个戴眼镜的,抬起了头来,也举了手。  “这位定水兄,你说今天是……二零一八年?”  “没错。”张定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那个拿着烟斗的。  那个拿烟斗的也看了看他。  “树人兄,这……”民国眼镜男压低声音说着,“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那烟斗男也压低了声音,“不过我记得我之前还躺在床上,就要死了……再次醒来,已经是在此处。”  “我也一样……甚至还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这等气力和外表,只有在年方二十的年轻时候才感觉到过……”  “不管现在究竟是不是百年之后……”烟斗男沉吟一声,继续说着,“我们还能醒来,应该都已经是了不起的奇迹了。”  而与此同时,听到二零一八年这个数字的时候,旁边那个穿着黄色龙袍的男人则反应更为激烈。  他面色一变,竟直接站起身来。  “当今统治着的,是哪个朝代?”  “没有朝代了,我们是个共和国。”张定水面无表情。  龙袍男子瞬间失神,一副惊慌而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是说……大清,亡了?!”  “还大清,早就亡了好不好,你是哪个大清的遗老遗少吗?!”烟斗男看了看龙袍哥,不急不缓的开始叼起了烟斗。  龙袍男子脸色一变再变,最后转过头来,面对抽着烟斗的民国打扮的人,面色严肃的寒声道:“无名小卒,你姓甚名谁?”  “呵——”  烟斗男子点燃了烟斗。  “我姓周,叫树人,字豫才,也不是干啥大事的人,就是写写文章讲讲话什么的,抨击一下旧社会的腐朽。当然,我的笔名可能更为人知一点,所以你们也可以叫我鲁迅。”  他吐出一口烟雾,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很好,朕觉得,你很有趣。”  黄袍男子面带冷笑的渐渐站直身子,无形的上位者气场开始填满了整个不大的房间。  “朕的本名是爱新觉罗·载湉,朕想,根据以大清年号称呼皇帝的传统,朕应该被未来的你们,称作——”  “光绪皇帝。”  颜桃张大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旁边之前一直在默不作声弹琴的白衣男子终于一曲奏完,抬起头来,十分淡定的环顾四周。  “有酒吗?”  张定水似乎早有准备,从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瓶二锅头,塞到那白衣人的手里。  白衣男子看着瓶中那清澈透明的液体还有些疑惑,不过打开瓶盖,二锅头浓郁的酒香钻进鼻中,他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随即,张嘴就将那二锅头往嘴里倒去。  喝了两口,满面通红,还不忘了擦擦嘴。  “好酒,好酒!尝过此等的好酒,我人生已然无憾了啊!”  一瓶二锅头就如此兴奋,这哥们要是喝了茅台得高兴成什么样子……  颜桃看着白衣男子拿起二锅头开始继续吨吨吨,心里如是的盘算,还在猜想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这里出现的除了张定水之外的五人里面,就属于他最镇定。  白衣男子居然直接将一百毫升的小瓶二锅头一饮而尽,喝完面色潮红,也不管喉咙的灼烧感,向着给他酒的张定水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这位兄台,虽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但看在你赠酒的份上,你今后就是我李太白的朋友了!”  好吧……又来一个。  颜桃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这回是李白……  鲁迅四下环顾周围,明显有点失神。  “这……李太白?还有爱新觉罗·载湉?你们不都死了吗?现在这又是什么?”  “没错!”  给李白送完酒,自称死灵法师兼发电厂老板的张定水,看了看周围五人,用力的拍了一下双手。  “你们确实是死了!不过,身为死灵法师的我,将你们变成了僵尸——Zombie,所以!现在你们才能站在这里进行这一场超越时空的扯皮,听——懂了吗?”  李白、鲁迅、光绪、颜桃和朱自清一起摇头。  鲁迅吸了一下啥都没有装的烟斗,挑了挑眉毛。  “僵尸是什么?”  “就是被复活起来的死人。不用吃不用喝不用睡觉,但就是能动,很魔法对不对?”  四人互相看了一圈,琢磨琢磨,最后虽然好像还是没有太搞懂发生了什么,但似乎达成了共识。  “嗯。”鲁迅说,“那你将我们重新复活起来,目的是什么?”  张定水摆弄着PPT,把画面调到刚才那张S赛冠军奖杯的图上。  “这,就是这个名为英雄联盟的游戏的至高荣誉,S系列世界赛的冠军奖杯。而我将你们复活起来,就是为了让你们组建一支职业战队,杀入S赛,并且最终将它捧起!”  “哦……”鲁迅叼着烟斗,皱着眉头,只感觉这一大段话里面自己全都听不懂,“等一下,我能提个问题不?”  “可以。”张定水双手叉腰。  “……S赛是什么?”  “就是每年举行一次的,拥有巨大关注度的英雄联盟职业赛事。是英雄联盟这个项目中,无可争议的最高荣誉。”  “英雄联盟是什么?”  “嗯……”张定水沉吟一声,毕竟这个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一个电子游戏,双方各五人选择英雄,以推掉对方的基地水晶为目标进行的争斗。”  鲁迅看上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么,电子游戏是什么?”  “就是在电脑上进行的游戏。”  “电脑是什么?”李白代替鲁迅问出了这个问题。  “一种使用电力的机械,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和千里之外的人交谈,看硝酸铜写的小说,还有玩电子游戏。”  “哦。”  李白抬起了头,看了看张定水,问出了他的最后一个问题。  “那么,电是什么?” 3   张定水花了一番功夫才让李白这个来自一千多年前的古代人差不多对现代社会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  当然……李白对于这一千多年后的未来仍旧充满了好奇,而现在与唐朝不同的地方实在太多,一言两语又没办法解释清楚,只能等以后再慢慢的解释。  但总而言之。  李白对于能酿出二锅头这等好酒的现代社会,还是十分有好感的。  他那个年代可没有现代这等先进的酿酒技术,喝到的基本都是浑浊的米酒,一口下去里边经常还不知道有啥东西,清澈的酒那是贵人才喝得起的。  而且度数也不高,谁都能喝上半天也不会醉。  李白本就爱酒,现在一尝这二锅头,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白酒的味道。一瓶下肚,还在摸着肚子回味。  另外四人中,颜桃本来就基本上是个现代人了,五年内社会的变迁虽然也不小,但怎么说也就和一个人在监狱里蹲了五年放出来之后一样,很容易就能适应。  鲁迅和朱自清算是来自近代,在那个时候,很多现今社会不可缺少的事物都已经发明。飞机火车电灯等近现代文明的成果他们都有见识过,但也花了一番功夫,才接受今天这信息时代繁荣的光景。  光绪的年代比上述二人还稍微早一些,但也算是近代人物。光绪十四年宫里就安装了第一盏电灯,慈禧还坐过小火车,只是没有飞机而已,当然,他对于这大清乙烷的事实,仍旧感到十分的难以置信。  “大清怎么会丸了呢?”他拖着龙袍,在这不大的室内转来转去,“朕的大清怎么就丸了呢?”  鲁迅冷笑一声:“关外蛮子还想着统治中原千秋万世?”  光绪眼睛一瞪眼看着就要发怒,张定水赶紧把他拉住,也把鲁迅拉到一旁。  “大家要和气啊,别吵架,以后都是要做队友的……”  朱自清很显然还没搞明白那英雄联盟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做什么队友?”  “游戏的队友。”  张定水整了整脸色,神情严肃的看着五人。  “英雄联盟,众所周知的,有五个位置——占据上路单带发育的上单,占据野区刷野怪抓人的打野,中路推线游走的中单,以及下路主要输出的ADC和保护队友的辅助。这五个位置缺一不可,只有五个位置都是世界顶尖的队伍,才有资格问鼎那至高无上的荣耀——S赛冠军!”  光绪面色并不好看,冷哼了一声。  “朕为什么要听你的,来打这个莫名其妙的玩意?朕要重建朕的大清!朕觉得就算是现在的天下,也一定有心系大清的有识之士——”  “不,你想多了。”  张定水双手叉腰,打断了他。  “1980年一朱姓后人自称朱元璋后裔,称帝七日被村书记带人剿灭。1982年一巴中男子建立中原皇清国自立为帝,被县公安局剿灭。1990年一豫西男子自称唐朝后裔称帝,因人口普查被发现而被公安干警剿灭……你觉得你有希望吗?”  “朕是正牌的皇帝,和这些宵小之辈岂能相提并论?”光绪明显不服。  “可是,爱新觉罗·载湉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你现在出去说自己是光绪,谁会信呢?”张定水无辜的摊手。  “……”  “当然,也不是全无办法……”  张定水深知打一棒子给跟根胡萝卜的道理,放轻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你曾是帝王,想必你也知道民心是何等重要。”  光绪点了点头,张定水话锋一转。  “——而在当今这世道,打游戏,也不失为一个得民心的好办法。”  他一打响指,背后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十分纤瘦,发量不容乐观的年轻人。  “刘世宇,湖南娄底人,字麻辣香锅,号贵男,又号莽王之王,RNG打野,关键场数次力挽狂澜,乃国内打野中佼佼者也。共和国六十九年,随队征高丽,八强决胜局临危受命登场,奈何无力回天,河道孤身断后,却忽见枪弹迫近,环顾四周竟无人护驾。战后一片哀鸿遍野,万人怜惜,获粉无数……”  他又打了一下响指把mlxg的大幅照片关掉。  “——英雄联盟,乃是当今年轻人最喜爱的游戏,而这S赛又是其中关注度最高的比赛,就算不玩游戏的人也有许多会看。要想获得民心,在这S赛事上打出成绩,就是最好的办法。”  光绪不说话了。  相反,他摸着胡子,认真的思考了许久。  “嗯,似乎……有几分道理?”  张定水又转过头去,看向李白,指了指后者手中空的二锅头瓶子。  “你手中的只不过是很普通的白酒而已。传说中西南的贵州省有一世界名酒,名叫茅台,那酒,比这红星二锅头更是优良十倍不止……”  李白两眼放光:“怎么能喝到?”  张定水带着一副全在算计之中的表情露出了微笑。  “职业选手工资不菲,冠军选手年收数百上千万乃是常事,你要是能拿到S赛冠军,就算是数万一瓶的茅台纪念酒,也可以随便喝。”  李白丝毫没有犹豫:“这活我干了!”  下一个轮到了鲁迅和朱自清。  “鲁迅和朱自清先生,你们或许不知,这电竞比赛,同时也是向世界证明我们中华民族的机会。”  “为何这么说?”鲁迅面露疑惑。  “每年的S赛参赛战队都来自全球各地,但在这项目上占据支配地位的,一向都是韩国人。他们连续五年夺得S赛冠军,直到今年,我们才第一次打破他们的统治。你还没有上网,可不知现在我国的青年对于S赛夺冠一事,究竟有多么看重,又有多少人在为捧杯的战队欢呼。”  鲁迅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斗,虽然什么烟也没有吐出来,但看上去是答应了。  “好罢,我暂且试试。”  最后,张定水将目光投向了颜桃。  少女歪了歪脑袋,有些好奇他打算用什么来说服自己。 4   结果,张定水张嘴第一句就是——  “你还记得,你几年前连挖带买搞的2000多个比特币吗?”  颜桃有些讶异,他居然这都知道?不过随后一想很快就想通了。  反正是梦嘛,光怪陆离,连光绪都出来了,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嗯,记得啊,怎么了?现在泡沫破了吗?我的比特币还值多少?”  “啊,你问这个啊……”  张定水露出了仿佛阴谋得逞一样的笑容,他再次一打响指,墙上出现了一个由柱状图构成的曲线。  “最近比特币跌的有点厉害,也就一个值那么八千美元吧。但是别担心,我已经在接近最高点一万八千美元的时候全部卖出去了。”  “什、什么?”  然而,张定水微笑着,在颜桃愣着的时候,继续说了下去。  “为了保证你努力为LPL争光,这些钱,等你拿到S赛冠军之后,我再还给你。”  颜桃愣了一下——  “我才不管你在乱说什么。”她鼓起腮帮子,“反正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梦而已,2018年什么的,比特币一个值一万多美元什么的,还有那一堆历史人物被复活起来什么的——”  她指了指那边的李白光绪鲁迅朱自清四人。  “怎么可能存在嘛,明明过几个小时,等我醒来,这些都会消失掉……”  少女抬起头,然后突然发现张定水正在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随后,丢给了她一台智能手机。  “你随便上网看看,现在的手机操作系统应该和五年前没有什么区别。随便找点新闻,过去几年的大事记,什么都好。”  颜桃费力的把插在自己右手上的显示器给踹了下去,顺便把碎片也摘掉了,她接过张定水的手机,立刻意识到那是个自己几乎没有印象的品牌:名字叫华为。  虽然完全没有听说过,但是手机做的很不错,完全没有冗余的边缘,整个手机的正面全部是一块漂亮而完整的屏幕,甚至还延伸到侧边形成了曲面。  它真的像是一台来自未来的机器,就连当初颜桃觉得极有未来感的苹果最新的iphone5s,比起它来说,也看上去整整落后一个时代一般。  操作系统倒是没有太多改变——她习惯性的点开了浏览器,然后,来自未来的如同潮水一般的信息,向着少女涌来。  今天是2018年11月5日,媒体还没有从两天前的大事里缓过来——IG在全球总决赛上夺冠的消息如同潮水一般的席卷了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但在此之外,过去五年颜桃所错过的历史,也随着张开的屏幕冲刷着她的意识。  2014年,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冲突,第20届世界杯在巴西开幕。  2015年,东方之星客船倾覆导致多人死伤,Windows10系统发布。  2016年,香港亚洲电视结束广播,上海迪士尼乐园开门迎客。  2017年,国产大型客机首飞成功,复兴号动车组在京沪线上开始运营。  2018年,第二条航空母舰出港试航,IG夺取LPL第一座全球总决赛冠军。  只五年的时间,历史的厚重就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少女倾倒而来,从百度百科里的大事件里,她恍惚的能看见,这个世界,与自己所生活和认知的时代,已经变了许多许多。  她开始有些动摇了。  恐怕……这不是梦?不然自己怎么可能编的出来这么详细而具体的未来?这比任何一个学者的预测和推断都要详细太多了。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那从这些词条和历史大事件,再到自己手中的这个很有未来感的手机……这个梦的信息量也太大了,细节也太丰富了。  颜桃不觉得自己有那样的想象力。  所以……  她睁着眼睛,难以置信的,接受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真的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再次醒来,已经是五年之后。  通过文章里的总结,颜桃得以一瞥这个未来中LPL过去几年的历史。  2014年皇族再次折戟决赛,15年万众寄予厚望的LGD连小组赛都未能出线,Faker带领着SKT又拿下了两届冠军。直到2017年LPL才再度开始复兴,但鸟巢仍是两个韩国队伍的决战。直到18年——也就是在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的两天前,IG终于为中国队伍摘下了那唯一的桂冠……  而那,正是两天之前。  再度抬起头来,将手机还给张定水,后者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走向窗边。  猛地,他将窗帘拉开。  自江上吹来的凉风平白的让颜桃更加清醒了一些,她的视线穿过雨雾和闪电望向河对岸的城市,透过迷乱的灯光和深沉的夜色,无数高楼在那个方向上耸立着,连绵不绝的闪着光芒。  少女惊讶的微微张嘴,在远方建筑物和远山的剪影上她勉强能看出这是自己曾经生活过多年的那座城市。比起五年前,湘江对岸,日新月异的天际线已经截然不同了。  张定水披着随时会掉下来的西装,戴着墨镜,微微侧身,对着窗外的景致,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么,诸君,欢迎来到二零一八年。”  “现在,准备好,踏上通向世界冠军的征途了吗?” 5   颜桃瞪大了眼睛,鼓起腮帮子又微微张嘴,立刻开始反驳自己得到的这句异想天开的宣言。  “——怎么可能嘛!”  张定水看上去一脸天真无邪,好像是个完全不懂电竞行业的外行人一般的笑了笑,“什么不可能?”  “拿到S赛的世界冠军……不对,应该就是成为电竞职业选手这件事,就完全做不到啊!”  张定水笑容不变,“那你说说,哪里有问题?”  “首先……打游戏这种事情和当皇帝、写小说和作诗一样,都是需要天赋的……反应速度、记忆力、意识之类。”颜桃深吸一口气,视线扫过周围的那些人,“我自己就没有什么游戏天赋,S3的时候段位只有白银4,我也不觉得这里剩下的人谁有那个天赋,毕竟那是万里挑一的事情。”  “还有,电子竞技就是一碗青春饭,大部分电竞选手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算是年龄大了,操作会渐渐跟不上……这里除了我之外的人,一个个死掉的时候都至少五六十岁了吧?!这样的我们,别说是去组成战队追求世界冠军,就是网吧五黑都难上黄金啊!”  颜桃一大段话说完有点喘不上气,周围的另外四个从过去来到现代的人似乎被这庞大的信息量冲击的有点发懵,一个都没说话。  只有张定水突然上前一步,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突兀的开始的鼓起了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  “说的好。”张定水一边鼓掌,一边面带微笑的向着颜桃的方向走了几步,目光中似乎还带着一种……欣赏。“嗯,没错,说的非常好,每一句话都很对。”  少女正琢磨着他这么说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结果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张定水突然出拳,一拳头就朝着自己的脸糊了过来。  颜桃大惊,下意识的就向侧边歪头,躲过了这一拳,拳风呼呼的划过耳边,张定水看上去还是力气蛮大的一个人……  她正过头来朝着张定水怒目而视。  “你干嘛打我?!”  后者收回拳头,摊开双手,露出微笑。  “你,难道还没有察觉到吗?”  “察觉到什么?”颜桃毫不退让。  “你的反应速度。我早年因为爱好,特别接受过拳击训练,一般的普通人绝不可能躲开我突然出手的一击。而你,却轻而易举的下意识就做到了……”  张定水转过身子,面对着所有五个从死亡中复生而来的人,张开双臂。  “作为僵尸的你们,就单论反应速度这一项,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而记忆力和游戏意识之类的东西……我就想问一下,现在你们,从你们苏醒过来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可曾感受到任何一丝疲倦,或是想要进食、饮水的想法?”  光绪李白沉默不语,朱自清和鲁迅对视一眼,接着也沉默不语。  颜桃自我感觉了一下。  好像……还真的没有?  完全不累不困,也不饿什么的。  一直都感觉到自己是精力充沛的巅峰状态,做什么事情都效率很高。  “僵尸是能够打破你们所知的基本物理定律的神奇生物。它们不需要像人类一样吃喝睡,像机器永远不会感到疲倦。除了完全靠天赋的反应速度之外,无论是记忆还是游戏意识都可以在不断的训练中培养。而不会疲惫的你们,几乎可以是说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而且永远不会受到状态和伤病的困扰!”  张定水带着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大声的继续说了下去。  “而至于年龄的问题……僵尸不存在老了操作跟不上。而且除去颜桃之外的你们四人,自己照照镜子,有没有感觉到变得年轻了些?”  “可是这里没有镜子啊……”颜桃小声的吐槽,被张定水瞪了一眼,干脆不说话了。  “朱自清同志和载湉同志现在看上去已经很年轻了,鲁迅同志和李白同志把胡子剃一下,看上去也就像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这方面是不会有破绽的。”  张定水拍了拍手,“好了,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  颜桃微微张了张嘴,“我……不打职业,可以吗?”  “为什么?”张定水一脸严肃,飞快的窜到她面前,推了推眼镜,把少女吓了一跳。  “为、为什么一定要打?我还记得……就前几个……不,就在我死前几个月,皇族明明一路打到了决赛,只是因为输掉了,回国还被喷坠机。而且……打职业又很辛苦,无论赢多少次,只要没能一直赢下去,到最后就只会有铺天盖地的谩骂——”  颜桃不安的眨了眨眼,“如果正如你所说的,我真的在这个游戏上很厉害的话……那就当个主播,做做视频,一样也能……”  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那就一直赢下去。”  “……什么?”  “那就一直赢下去。”张定水将手按在幼小少女的肩膀上,“一路以不败之身成为传奇。相信我,以你们的操作能力,这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输了会被喷,但是赢的时候,不也一样可以拥有来自全世界的鲜花和掌声吗?”  颜桃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张定水于是趁热打铁的继续讲了下去。  “现在,在五大联赛里,没有任何一名女性选手。你如果愿意,那你就是前无古人的先驱者。你难道不想成为这个第一人吗?”  颜桃没说话,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稍稍沉默了一会。  “我……真的可以吗?”  毕竟在少女的印象里,打游戏做到登峰造极,那也是绝对需要天赋的事情。  她一个白银能有什么天赋?从这里到职业选手的距离就和到月球的距离一样远。  “不相信?”  张定水笑了笑,向着众人的方向拍了拍手。  “还不相信的话——那就跟我来。”  “去……去哪?”  “训练室啊,还能去哪?剩下四个也别愣着,都跟上来。”